• 【追究721鄉黑】踢走十八鄉土豪鄉紳 2年青候任議員決調查721恐襲
  • 2019-12-03    

 


非建制陣營在區選中大勝,以選票踢走鄉事建制勢力的元朗人,都非常期待佔多數的民主派候任區議員,在復會後透過議會力量,追究震撼全港,餘波不絕的721恐襲事件。李俊威(25歲)和方浩軒(23歲)兩名分別出選十八鄉東和中兩區的年輕人,均從鄉事派手上奪得議席,而他們的首要議程,一如選民所望,正是追究721恐襲。

出生和成長於南區的李俊威不是土生土長的元朗人,而是水上人的後代。元朗不是全港唯一有惡勢力和黑社會的地方,而地區惡霸盤踞一方,早已是李有所見聞之事:「我搬進來之後,也沒有對元朗這種鄉事勢力分明的現場很反感,因為我們鴨脷洲那邊亦有這種派別之分。」然而,元朗鄉黑勢力的壁壘分明,以及傳統新界氏族的文化,非港島南的海邊一隅可比:「元朗的鄉黑勢力對新來者是蠻抽象的。他知道,會害怕,卻看不見。到底這個勢力有多大,應該怎樣小心,其實沒有人教他,只能自己小心翼翼。」

成為元朗街坊的他,亦早已了解這裏的獨特新界文化:「在元朗報警,警察不會進村。在元朗某些地方,報警不如找村長有用,這些大家都知道。但721事件就是把這個潛規則事挖出來公諸於眾。」相比起新界原居民橫行無忌的問題,李關注的,是721事件映照出的法治漏洞:「警察不執法這個選擇,是因為警隊高層跟一些你察覺不到的黑勢力自己決定的。這是整個香港社會法治上的問題。」

對於721事件,李認為必須追究,而更重要的,是了解何謂鄉黑:「鄉黑當初只是保護村的武裝勢力,這源於他們村與村之間的內鬥,一直繁衍到現在,以不同的姿態出現。這不代表他們一定是作奸犯科,但他們在土地上大撈特撈。他們將我們的土地、丁權,套丁賣地,變成貨櫃屋這樣。」對於鄉黑勢力在他當選後的行動,他表示:「十八鄉委員會自從輸了不少議席給我們之後,已經開始內鬥,我相信他們的確在動員上會減少。」

在元朗土生土長,先後居於錦繡花園、元朗市中心及附近之私人屋宛的方浩軒自小進出元朗鄉郊,不會對身邊的惡勢力一無所知。江湖尋仇,黑幫的日常打鬥,一直和與世無爭的普通小市民無關:「我記得有一次在酒樓吃飯,突然有人翻桌子打架。大家都不是很大反應,我印象中我們有繼續吃完那頓飯。」

然而,721恐襲的發生,讓所有元朗人,一夜間成為鄉黑的共犯:「721最令人震驚的是,這並不是他們跟被攻擊的人有甚麼仇口,或者有甚麼爭執,而是有一群人突然衝進去西鐵站打人。」同為元朗人的他事後收到許多街坊和圍村村民的意見,指他們很怕被標籤成鄉黑,亦恐懼自己的家園受到報復。

721之後,南邊圍、雞地,西邊圍等地名一時間為全港共知,西鐵站附近的村民,彷彿都是白衣人一員:「在西鐵站附近的村,例如南邊圍、西邊圍,還有稍遠一點的舊墟會較大感受,可能大家看到那件事在那裏發生,所以大家容易覺得附近的村都是罪魁禍首。。我不希望大家有這樣的誤解,因為不是逢鄉必黑,亦不是逢黑必鄉,政治理念和想法跟出身沒有必然關係。」

整治根深柢固的元朗鄉黑問題,兩名年輕人的想法和態度非常溫和,只因他們深知這是個牽一髮而動全身,觸及許多人根本利益的問題:「要減少鄉黑,便需要令他們轉型。鄉郊民主化是達成這一步的手段,也是我們民主派可以帶給他們最好的東西。」訪問的尾聲,李俊威給出了一個相當「左膠」的結語:「我們不能因為他們走偏門就放棄他們,他們也是香港人,也是我們的一份子。」

後記:昨日(12月2日),元朗十八鄉東發生懷疑鄉黑報仇事件。該選區3號候選人大旗嶺村村長黃柏仁所經營的露天停車場,有12輛私家車被人以起漆水惡意破壞。有江湖消息指,黃柏仁最近惹起多處火頭,可能被人報復。據悉在十八鄉有一定江湖地位的黃柏仁,早前答應鄉紳梁福元,會協助其子梁明堅,在十八鄉中選區拉票,惟最後沒有兌現,而梁明堅亦因而落選。

採訪:梁浩維

攝影:田俊、林志謙

方浩軒(左)與李俊威(右)共同以政治素人之姿出選十八鄉,均戰勝鄉事勢力,嬴得議席。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