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苦行|扭轉消費模式】罷搭港鐵幫襯黃店 聘示威者實踐黃色經濟圈
  • 2019-12-02    

 

黃色經濟圈,本意應是建構一個由黃色政見組成,至少足以自給自足的經濟圈。然而,目前為止,普遍市民的以錢為武,好像只局限於支持同路人。究竟,真正的黃色經濟圈,能否真正實現?

罷搭,與罷食

「一走出去,最近的(交通工具)就是地鐵站。在地鐵沒有(向警察)跪下之前,地鐵和巴士通常都是主要的出入途徑。」由831太子站事件開始,Semy就一直罷搭港鐵,但是,今日由於封路,好幾架巴士都去不了目的地。

「通常巴士不行的話,我就會坐小巴。但就要走遠一些。」所謂走遠一點,是長達20分鐘的路程。然而,禍不單行。

「今天小巴不知為何沒有開車。」小巴的車窗反映著Semy臉上的汗珠。「等多一會,如果還是沒有,就要坐的士。」黨鐵是龐然大物,是運送防暴的列車,亦是利維坦麾下的巨獸。看著依舊人來人往的地鐵站,少數的罷搭,也許傷不了黨鐵分毫,然而,平民亦有平民的骨氣。「就算我個人罷搭地鐵,一個月地鐵可能只是賺少些許。不過 我覺得,只要是對未來抗爭有用的事,就應該要做。」

除了罷搭,當然還有罷食。「鼓吹要分藍黃店,叫大家支持黃店,我是在9月尾開始加入。絕大部分都是小店。」觀乎現況,「幫襯黃店、罷買藍店」的消費運動的最大困難,或許只是黃店外長長的人龍:「最初,要每一次都要查看店舖是否黃店,或者要尋找黃店,會覺得比較麻煩。但是,這是我們的缺點,也是優點吧:我們很容易習慣。所以這件事持續了三個星期左右,我就開始適應。」然而,Semy並不認為,黃色經濟圈已經成功建立。「只講食肆,現在參與的人數是僅僅足夠的。但是,如果是整個經濟圈,就要包括很多不同類型的公司、產業,現在是不夠的。」尤其,自從本地廠商70年代的大遷徙以後,香港好像只剩下被壟斷的地產與金融,真正的黃色經濟圈,或許有如利物浦贏英超及港獨一樣,只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不過,都見到一些新的希望。」Semy不是悲觀主觀者,亦不是空想的理想主義者,她為她的部分樂觀提出例證:「例如,我見到一間叫光時的公司,希望可以聘請示威者,或者因為示威而受傷的人……現階段(成功)可能性好低,但有希望。」

光時,與理念

「我們的創辦人看到有200萬人上街,他就在連登開了一個帖子,發起創立一個網上購物平台。」光時是一間由網民成立的網購公司,旨在將營利幫助因為社運而受影響的示威者,「我們召集了30人,其實全部都是義工,所以沒有資本的。」有幸,他們決定將貨品先上架,有客人落單,他們才用落單的資金去買貨,加上得道者多助,多方善長提供資源,光時由6月開始籌備,在10月終於正式營運。

資本的問題容易解決,始終只是錢的問題。但政治問題,就沒有這麼簡單。「有時我們入貨,都會擔心,如果別人知道我們的生意目的是為了做這樣的事,他們不會供應貨品給我們。」除了貨源,物流才是更大的阻礙,「其實物流協會已經向其他物流公司聲言,不可以接我們的生意。」

更甚者,這種白色恐怖隨了影響光時,亦令到很多人因為政見而失去工作,而要向光時求助。「其實(求助)的人很多,隨了被捕,其實好多是(因為)白色恐怖。公司政見不同,或者家庭政見不同,他沒有金錢去吃飯,我想要一份兼職。」

回到正題。黃色經濟圈在網上仍然是熱門的話題,現時光時的臉書專頁更有10幾萬讚好,但是 這是否如實反映了光時的生意?「如果不計算有媒體報導後的日子,其實平均每日我們只有不足100單的生意……比想像中少。如果不是因為義工或免費資源,這門生意已經做不下去。」他們不是盲目斥責同路人,始終,這是一盤生意,不能期望立場足以彌補一切:「其實我們亦明白客人的感受,最初我們送貨可能需要幾個星期才可送達……我們的客人或者粉絲都反映,我們貨品的種類很少,而我們亦非常清楚這個問題。」

但是,他們對光時,甚至是整個黃色經濟圈,仍有信心。「我們開業以來,有很多供應商、黃店接觸我們,不單是供貨,甚至是送出貨品給我們義賣。」甚至有客人即使幾個星期都收不到貨,不單沒有投訴,更發電郵向光時說慢慢來,甚至不寄貨過來也可以。「你會見到,很多人接觸我們,他們第一個與我們合作的原因,不是為了錢,是為了支持我們。因為理念,支持我們可以運作下去。

我覺得這就是黃色經濟圈,其中一個動力。」

香港物流協會:與上文所指協會無關

香港物流協會澄清,上文所指物流協會並非該會,該會從無下令禁止任何物流公司與光時合作,而光時亦非該會會員。

採訪:梁越

攝影:林金展、王命源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