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產屋苑黃轉藍】福建幫進駐太古城 保皇黨得票翻倍 趙家賢:有人誣衊我自殘
  • 2019-12-02    

 

民主派在今次區議會選舉中,取得全港十七區主導權,但大勝背後,保皇黨得票也大有進帳,為未來選舉形勢,增添暗湧。

十一月三日調停太古城中心衝突期間,被兇徒咬掉左耳的民主黨東區區議員趙家賢,在其東區太古城西選區順利連任,但對手的得票增長一倍,使趙家賢面對今次可謂以血換來的選戰勝利,顯得更謹慎,沒有流露興奮的心情。

身兼民主動力召集人的他,分析今次民主派大勝時,稱民主派不應興奮更不能鬆懈,保皇黨未來捲土重來的危機,絕對不容忽視。

「這是一個危機的訊號。」

按傳統選舉智慧,中產作為收入、學歷較高者、當中不乏專業人士,他們較多為民主派支持者,中產屋苑由此被視為民主派「票倉」。不過,對趙家賢而言,投票數字卻揭示其選區,老牌中產屋苑的太古城,反而有「黃轉藍」的暗湧。

根據點票結果,趙家賢在今次選舉以四千三百九十票成功連任,比一五年選舉的所得三千三百六十二票,多出一千零二十八票。不過在另一邊廂,他今屆的對手丁煌,得票有二千五百多票,比上屆建制派對手得一千二百多票,暴增一倍。

屈指一算,趙家賢的得票率,由一五年的百分之七十三,跌至今次百分之六十三。數字反修例風暴,沒有當區居民沒有變得更黃。

「若非有大量新登記的年輕選民,不論在民主陣營的最前進、或保守的光譜者一齊出來投票的話,保皇黨絕對有可能勝出。」

最令趙家賢感到痛心、氣憤的,就是當他出院重返社區後,竟有街坊以「五毛」式論調攻擊,質疑他以自殘博同情、呃選票:「有些居民走過來說:『你自己付錢去找人弄傷自己的耳朵去欺騙選票,包庇暴徒繼續為害香港罷了!』」

「這些如此沒有人性、涼薄的說話,他們不僅能說得出,而且眼神是真誠確信。」

這類流於陰謀的「自殘論」,在中產、專業,甚至稍有理性的一般本地市民眼中,根本就是荒謬。但中產社區竟有人拋出這些言論兼真心相信,趙家賢相信與近年間有「福建幫」等親中背景者陸續搬進太古城有關:「他們在這幾年間有很多人搬進來這一區,尤其是福建幫的派系。」

「他們在製造假消息,沒有求證、求真能力;思維、思想都以金錢為單位。」

他又舉例說,十一月三日晚防暴警闖入太古城中心、在商場內施放胡椒噴霧,又曾在屋苑施放催淚彈,居民事後群情洶湧,但最受影響期數大廈的業主代表會主席,卻沒有積極回應,態度明顯親政府。「似乎他們沒有對於譴責警方、跟進情況、是否再接近所期數的地方射催淚彈,再作任何跟進。」

「我痛心的是在太古城社區中,原來有一批這樣子的市民群組。」

更甚者,就是建制派仍有大批不少支持者未能趕及在今次區選投票前限期,登記成為選民,意味他們未來的選舉中,所持有的「鐵票」數目只會有增無減:「大家更加需要警惕,不能因為現時的勝利沖昏了頭腦。」

針對危機,趙家賢稱民主派更加做好開拓新增選民登記工作,並鼓勵支持者都要投票去抗衡。

「可以看見建制派保皇黨,加上福建幫實力,絕對不容忽視。」

至於耳廓的傷勢,經歷過接駁手術失敗,須再接受手術移除,趙家賢目前需每天服食十多粒止痛、抗生素、抗愛滋病毒藥等藥物,加上神經線損傷影響左臂活動能力,需接受物理治療,身體活動、反應能力,甚至思考、集中力皆不如往日,要以拐杖助行,身體狀況衰老猶如長者一樣。

至於進一步跟進行動,趙家賢說道,自己暫未感覺到因事件產生心理陰影或精神創傷問題,但他將來或會就此經歷諮詢心理醫生,評估心理狀況,作為日後考慮向疑兇作民事追究的依據之一。

不過,他沒有對因保護市民「飛來橫禍」感到後悔,稱如再有兇徒襲擊市民、「咬耳仔」事件同樣地發生,自己仍會以保護居民為最優先考慮。

「我不會容許這情況,在我趙家賢在場時發生。所以如果我有這個情況,我都會義不容辭走出來,這點算是無怨無悔。」

採訪:忻肇康

攝錄:傅俊偉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