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誤判」這個廢詞(陶傑)
  • 2019-12-01    

 

總統特朗普悍然簽署《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本來種種猜測:商人總統利用國會的草案想與中國討價還價,以便自己能與中方簽署貿易協議,向中西部選民交代,成功連任。

種種不設實際的性幻想,顯示某種類的思維腦袋視野,永遠由自己的角度看世界。

曾幾何時,華人雀躍,認為他是一個可以做交易的人。這也難怪,其名著叫做《交易的藝術》,大量人士被特朗普其人其書、其外貌、其言行誤導,認為他可以一切「私下講數傾掂」。

三年前,我問周圍的人:你們從何得此感覺?你認識特朗普嗎?你看過他的書,還是他對美國的政黨政治有深入研究?還是共和黨有內部貼士提供?一番民意調查,個個一口咬定:總之他是生意佬,一定有得傾。

結果兩年之後,事與願違。然後特朗普作風如昔,但中國和香港這兩年發生了巨變。於是許多人說:中國人對特朗普誤判,而中共對美國也有嚴重的誤判。一時「誤判」一詞,華文社會大為流行。

「誤判」是一個很幼稚的名詞。本來網絡世界大量資訊透明,要了解美國民主政治,今日的大陸不同洋務運動時代的滿清。不是有大量華人去了美國讀書嗎?還有許多商人。基辛格和卡特、前財長保羅遜、還有大量來中國教書營商的美國人,中美建交超過四十年,中國對美國的認識,理應大為增進。

對於特朗普的誤判,卻是明顯的幼稚。若特朗普是一名商人,如此的明目張膽的想做總統,你以為美國的反對黨、傳媒,甚至聯邦調查局不會火眼金睛盯緊他這一點最基本的利益衝突?看偵探小說,大家都知道,發現一具屍體之後,最明顯的那個疑兇,到了結局揭終之時,作者故佈疑陣,兇手一定不是他。

特朗普身為商人總統,口口聲聲做生意,若一上台就能買通,你以為美國的選民和國會就讓這個狂人進入白宮,有如阿里巴巴進入藏寶洞,一切利益任其予取予攜?

由美國的制度看來,美利堅合眾國不是皇朝,不會讓一個富商如此莫名其妙就篡了位。三權分立,總統不是皇帝,特朗普的內閣副總統彭斯有非常堅定的基督教傳統思想,反而特朗普大半生卻看不出是個基督教徒。

特朗普在共和黨內得強力支持,大家都認為二十年來的左膠意識形態幾乎葬送美國,現在要重新奪回華盛頓國父開國的憲政初心。

若以中國的朝廷角度:彭斯此人在共和黨內擁有強大的傾信基礎,而特朗普本人只是時勢造出來的梟雄。若在中國,彭斯必定招至特朗普的忌恨,正如當今中國的主席不容有任何勢力膨脹的接班人。

但偏偏特朗普只能做兩任,彭斯將會是再下屆共和黨接替的人選。換言之,如果閣下相信美國右派有一重新奪權的長遠戰略部署,特朗普只是一名馬前卒,也只是共和黨可堪利用的過客。

對於中國人,國家為一家之國、一姓之國。一朝一姓之亡即是亡國,全民族為異族征服,即謂之亡天下。

崇禎皇帝猜疑名將袁崇煥;明英宗又猜忌於文臣于謙。中國的皇帝不容民望高能力強的輔政人物。毛澤東更是其中典範。中國人用自己的歷史眼光看白宮,當然誤判。用兩千年朝廷的角度看美國政治,再次誤判。不懂美國的三權分立,只以為特朗普就是皇帝,擒賊先擒王,收買這個人以後可以順風順水買起美國,此為之第三誤判。

特朗普曾雖然來過香港,短期之內已經對中國領導人的性格心理瞭如指掌。一場美中貿易談判更實力懸殊,特朗普將對手玩弄於股掌。白宮一個內閣,生旦淨末,各唱各的戲。有時特朗普將看不順眼的國防部長、國務卿、安全事務顧問炒魷魚,又令中國觀眾覺得此皇帝性格喜怒無常。但特朗普競選連任,堅定以彭斯繼續為副手。

這一切熟讀中國歷史的人又如何能理解,何況連中國歷史也沒看過的領袖?最高當局對美國政府誤判;然後香港林鄭這一層也對民意和世界誤判。其他如警隊與甚麼建制派議員對區議會的誤判,又更等焉下之。一連串的誤判造成一齣國際級的鬧劇。

這個國家幾年能實現所謂的真正現代化?要看此等低級的誤判,一次接一浪能幾時結束。以文化內在的基因慣性,殊難樂觀,因為香港六月風暴這場戲,已經比一九六七年的港共暴動映期更長。若能避免誤判,六月風暴早就可完滿結束。

終於,美國決定,重新判斷中國。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