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燈蛾撲火換來勝利 考驗路漫長(黎智英)
  • 2019-12-02    

 

執筆之時,學生和年輕抗爭者仍被困理工大學內。心急如焚,甚麼時候他們可以被救出?或他們都會被逮捕和檢控嗎?到校園外聲援的人群有用嗎?有用,最少給裏面被困的人一口強心針,暴警槍林彈雨壓境的徬徨下,精神支持的聲援當然有用。這些以燈蛾撲火式為自由抗爭的年輕人,會在這次區議會選舉中得到市民支持的迴響嗎?心戚戚焉,但還是相信人性光輝的展現。

區議會選舉前夕,感到這次在漫天硝煙下快要舉行的選舉與別不同,泛民與建制派都認定,這是市民對逆權運動的一次公投。我們要是輸了,證明在這運動中,頭破血流斷骨被毀眼被死得不明不白的青少年的犧牲,最後得不到市民的支持。想到這裏,我告訴自己不要想這麼多,去做運動振作下吧。做完運動出了一身大汗回來,身體是鬆弛了,腦袋還是繃緊,還是想着是輸了怎麼辦?

擔心不是沒理由,最近對應警方暴力,抗爭運動造成市民不便和食肆零售生意影響實在不少,我做食店的兒子生意跌了三四成,他自己是半個勇武派沒有怨言,但一般市民和做門市生意的人的怨言,我卻聽過不少,就是幫襯了十幾廿年買粥的事頭婆,都對我去買粥的司機說:「無粥賣畀黎先生!」運動是大家的事,她卻以為是幾個人搞出來的,婦人之見無足掛齒,我也不怪她,生意不好氣在心頭乃人之常情。這運動造成市民不便或損失而反感,會令這次作為市民公投的區議會選舉對我們不利嗎?想着想着忐忑不安,忘了吃早餐便上班去。

回到公司跟同事談起,他說有假民主派候選人志在鎅票,對選情多少有影響。我說不用怕,市民眼光雪亮,像馮檢基這鎅票王睇佢今次點死!(後來他只取得154票,看來他以後很難再以鎅票搵食了。虧你無恥無極限可惜卻滯銷,馮生,你墮落如斯真可憐!)有人為錢埋沒良知你會覺得可恥,但是,有人看到年輕人傷亡慘重仍埋沒良知妖言惑眾,幫中共做打手破壞今次作為市民公投的區議會選舉,你便恍然大悟了。啊!原來有人根本無良心,所以根本沒有埋沒良知這回事。你傷亡慘重爭取民主自由是你的事,他有奶便是娘有錢落袋風流快活才是人生的圖騰。黃毓民、黃洋達和陳雲等叫人選舉投白票,或將票投入鹹水海,因為抗爭者流血泛民袋選票,是食人血饅頭。幸好這些無恥之徒說話市民當是耳邊風,但卻有《蘋果》專欄作家認同,認為投白票、廢票是令泛民檢討以求進步是好事。看到這些歪理我傻了眼,這人是利益攸關,或豬朋狗友勝真理,我不知道,大是大非當前講這些,猶如我家被打劫是件好事,因為教訓我以後小心做人,一樣無理取鬧。

選前我問林卓廷落區拉票感覺如何,他說有些人面黑黑,不敢太樂觀,打個平手成績已不錯。一般在區內拉票的泛民候選人,跟在地區耕耘了幾十年的社運元老,如何俊仁李永達等的意見都差不多,我對選情忐忑不安不是沒因由的。

選舉結果卻令人鼓舞,正如盧峯說我們創造了政治海嘯,投票選民近三百萬,而在452個議席中泛民取得389議席,佔區議會86%,18區中控制了17區。這次出其不意的勝利,當然是歸功於反送中年輕抗爭和上街遊行的市民,是香港人為了保護家園前所未有團結的成果。當然我們也不能忽略林鄭的冷血高傲,以及殘忍暴戾警察引發全民憤慨不平的情緒。這次出其不意的勝利,對我們也是個暮鼓晨鐘。是的,若能團結一起,我們是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家園和自由的。我們醒覺了,從此以後,我們的自由法治要自己救!

首先我們怎樣保持現時區議會議席的優勢。區議會民生的議題重要,我們資源短缺是不夠建制派的「蛇齋餅糭」攻勢鬥的,怎樣可以增加我們的資源?沈旭暉教授提出一個很好的建議:泛民可以組織大台來眾籌(crowdfunding),只要有投票的160多萬「黃營」選民每人每年平均捐出一百幾十元,我們便有多些資源對抗建制派「蛇齋餅糭」攻勢。另外我們可以招募一些專業或有工作經驗的退休人士,落區當義工協助年輕經驗不足的議員,處理文職和聯絡工作。李永達說,若有退休律師落區當義工,解答市民的法律難題,對市民會是很大的貢獻。

儘管有眾籌捐款,純粹走民生路線對抗幾乎資源無限的建制派,我們還是吃虧的。何俊仁說區議會以後必然會政治化,我同意,而且非常重要。《蘋果》總編輯羅偉光有好主意,他說現在遊行警方都想盡理由,拒絕給我們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我們以後遊行可以改由區議員申請。例如由維園起步到中環,涉及兩個區議會(灣仔及中西區),就由這兩區內23個泛民區議員共同申請。這些區議員對他們的區域有義務因而有權力,警方很難拒絕,這樣我們便可將政治議題帶進區議會去,淡化了民生議題,同時增加了市民對議員的認識和支持。建制派最弱是政治議題,每碰到政治議題他們都要以保皇為上,都會跟保障市民自由有所牴觸,政治議題是我們打擊建制派議員,和壯大地區民意力量的好方法。當然還有很多將政治議題帶進區議會的做法,但非我能力範圍內想得到的,這要靠何俊仁李永達等社運元老去想辦法了。

星期一晨早起來收到美國前高官WhatsApp簡訊說,區議會泛民大勝顯示對逆權運動支持是民心所向,澄清了白宮官員的疑慮,看來特朗普很快會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了,但希望這次選舉大勝,抗爭者不要以為市民是對他們使用暴力的背書,而是對他們不惜犧牲追求自由民主的鼓舞。我回覆說,當然,他們不是傻的(我覺得他最後一句對我們是有點冒犯)!

在區議會選舉前,美國有些官員跟我們一樣對結果有點擔心。若然泛民輸了,證明抗爭的暴力令市民反感怎麼辦?因此特朗普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放在桌上一直未敢簽署,看到我們大勝,證明了市民義無反顧的支持,才毫不猶豫馬上簽署。特朗普的簽署是對我們抗爭運動的加持,無疑給與我們抗爭運動不少養份,值得我們欣慰。是的,這次公投式的區議會選舉市民熱烈支持,顯示的不是對我們有些過激暴力行為背書,而是市民對保護家園和自由的決心,遠遠超過他們對過激暴力排斥的厭惡,因而在理性包容下縱身支持。年輕人的抗爭使政府撤回送中惡法,團結了香港人維護自由法治的決心,贏取了公投的區議會選舉大勝,和美國透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香港逆權運動的支持。我們獲得了真的許多,我們要多謝不惜燈蛾撲火的年輕人。我們怎樣能把這股人民力量的氣勢,持續到明年立法會選舉再接再厲,是我們面對的挑戰和考驗。年輕抗爭者和泛民的智者和領袖們,請出來為我們帶領前路!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