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大人道災難】探討留守者創傷狀況 學生代表:是甚麼逼到香港人如此絕望?
  • 2019-11-30    

 

理大保衛戰,由激烈的警民衝突,演變圍捕繼而變成拉鋸戰,有人逃亡,有人自首,然而,理大經過多日之後,仍然有人選擇留守,坊間的聲音有愛有恨有質疑有支持,但有多少聆聽他們選擇留守的聲音?

在「理大圍城」第7日離場的抗暴飯堂主廚「廚房佬」和學生會署理會長Ken,一個壓力爆煲不得不走,一個黯然撤退;一個失常送院,一個被捕帶署。

「究竟香港人被逼到一個怎樣的地步,要賭上性命和未來,拼死一搏?」兩人在理大的最後訪問,紀錄港人在這場運動下歷史一頁,比真槍實彈更血淋淋,更重創的一節。

抗暴飯堂一片凌亂,枱上滿滿過期食物,地上一步一垃圾,更驚心的是「廚房佬」的瀕臨爆煲的狀態。

「大家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各自走在一堆,記者一堆、律師一堆、家長一堆、抗爭者一堆,你們這樣怎救到小朋友。」

「我真的憤怒,為甚麼沒有人再來這裡?」

「常常說我辛苦,我不辛苦!我自願的!我要求甚麼,你知道嗎?我不是要金錢,只想大家知道,其實每個人都可出一分力,我做到的事,你也能做到。」

我安慰他說,很多抗爭者已經離開理大,不用太擔心,他非常緊張反問,「Z座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他們不夠膽走出來?」他相信,那裡曾經發生恐怖突擊,有一班抗爭者已經遭遇不測。

飯堂的窗子本來已貼滿紙張,但罅隙間偶然還是有藍光一閃一閃,每一閃,「廚房佬」都會顯得不安,「你以為我不知道嗎?那些燈,白天怎樣閃,晚上怎樣閃,警察悄悄地看我們在做甚麼。」

「我的壓力來源,我知道他們在做這樣的事,但我不監察那些燈,誰去監察那些燈,誰幫我監察那些燈?」接然,他嚎啕大哭起來。

他的痛苦,可能來自清醒,「天天被人罵黑警,他們也很難受,你喚他們一聲警察先生,結果可能不一樣。」

也因為恐懼。

失聯三年的媽媽,在電視看到他的情況,非常擔心,不禁致電他手機,「廚房佬」卻堅持一刀兩斷,「她不能理會我,會有生命危險,共產黨不是玩的。」雙眼除了淚,全是深深的恐懼。

Ken是理大學生會署理會長,圍城期間,他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學生會的工作室,不見天日,也不知時日,「我在這裡(這間房)大約有一星期了吧,我也不大肯定。」

「為甚麼他們仍守在這裡?這裡的人愈來愈少了。」我到過Z座搜索隱閉留守者,為那些層層佈防和機關戰悚,我感受得到,佈防者的驚惶、迷亂的狀態。因為暗黑環境,把椅墊當作黑衫人乾屍而驚呼時,走廊傳來開門聲響,我知道,理大留守者的創傷問題,會是社會一大隱憂。

「有些留守者跟家人的關係不太好,無處容身,在理大反而找到一點存在價值,他們會覺得,現在是以抗爭者留守理大,為香港爭取訴求。」

他見證理大戰的高低起伏,見過無數暴力場面,防暴在圖書館門口舉橙旗,年青抗爭者浴血衝出重圍,但最震撼的情景,卻是見到抗爭者徘徊希望與絶望,亢奮與悲憤之間。

「圍城第二天,我相信是他們最沮喪的一天。當晚有很多尖沙咀抗爭者想攻破警方缺口,營救手足。很多理大抗爭者站在門口等候救兵,每次有人喊尖沙咀手足就快到,我們要準備衝出去,他們就會滿懷希望地站起來,但如是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還是沒有救兵的消息,不斷有人站起來,坐下來,你可以想像到,他們是多麼的絶望。」

絶望過後,是最後的瘋狂。

「我曾經到過某一班抗爭者的據點,看看他們有甚麼需要,表面上你不會看到那是一個抑鬱的狀態,看上去,他們還挺活躍,但從言行間,我會感受他們內心有很深的恐懼,不斷做重複的行為,如不斷大喊要打警察,不斷掟東西,不斷吸煙,我會形容,這是最後的瘋狂,走到絶望前,無法闖出去,於是放縱自己。」

目睹創傷也是一種創傷,這幾天見過無數血腥暴力場面的他,也受不到這種低氣壓,倉皇離開這班抗爭者的據點。

「我二十二歲人,所認識的香港,是高度發達的城市,一群很有智慧的香港人,要被逼用游繩,爬地下水渠等方法離開一個地方。我想,要反思的是,是甚麼令到我們退無可退,走上這樣的路?」

在理大的超級低氣壓下,一些在裡面進行人道救援工作的陣地社工,也一度出現情緒波動,龜龜是其中一份子。

「最深刻的畫面,是目睹生命在面前掙扎,作為社工當刻做不到很多事,會感到很忐忑,加上人手不足,有大量的被困抗爭者需要救援,精神狀態、身體狀況會漸漸支持不住,唯有不斷告訴自己要支持下去。」

龜龜有她的「信仰」,堅持作為社工,即使在一個這樣絕望的環境下,也要給其他人帶來希望,「要保持理性,解釋目前環境狀況,告訴他們有甚麼選擇,幸好有這樣的使命,我們才沒有倒下。」

她解釋,抗爭者即使走出圍捕網,精神上仍然未得解放。

「無論他們用甚麼方法離開,他們都會有感覺叛棄了隊友,那種內㡱感會一直伴隨,令他們很難走出負面情緒。」

精神囚牢最是煎熬。

「部份人會長期處於惶恐狀態,擔心警察會隨時找上門,不敢上街,擔心突然被捕,然後被消失,其實也是失去自由。」

她預計,經歷過大逃亡,很多被困抗爭者會有創傷後遺症,「可能會無法入睡,腦海不時閃現一些畫面,長期處於驚慌敏感的狀態,他們很需要親友的陪伴,鼓勵他們要抱有希望,指出這件事只是其中一個經歷,但如果去到一個地步,長期失眠,就要向專業人士求助,現時坊間有不少傳統或非傳統的服務機構,都很願意提供免費援助。」

採訪:任盈盈

攝影:阿晨、攝影組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