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踢保成功有壓力】盲眼老師後悔未及早控訴警暴 撐學生示威有理性 通識無罪
  • 2019-11-29    

 

近月來的警暴問題愈趨嚴重,不斷有警員被拍到向示威者行使過份武力,警方依然辯稱警員沒有違規,是行使「最底武力」,警民關係每况愈下。回顧612金鐘發生的警民衝突,時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曾形容為「暴動」,當日有5人以暴動罪被捕,其中一位是拔萃女書院的通識科老師楊子俊,他亦是首位被警方子彈擊中以致失去視力的受害者。

堅信警方不會開槍 永久失去右眼中央視力

回憶當日的受傷情況,楊子俊仍然心有餘悸。他說,當時他站在警察和示威者之間,打算作一個屏障,讓中了催淚彈的示威者休息。一直觀察警方行動的他,眼見警方突然舉起槍械,因懼怕而稍稍後退,當時他仍深信警方不會開槍。一瞬間,他的右眼受傷流血,右眼從此不見光明。「當刻其實是非常的痛,你可以幻想成一個很重的物件打入自己眼睛,直至中槍的一刻我都仍未相信自己是中槍的一位。」他斥責警方在開槍前未有按規矩先舉起橙旗,警告在場人士。

見過醫生、做過手術,但視力仍未能回復,他坦言黃金治療時間已逝,現在右眼的視力非常有限。「可以幻想一個比較大的圓圈,中間範圍已經沒有視力,會是灰朦朦一片,中間有點幻光。右眼四周的位置都可以看到一點點,如果單靠右眼就很難看清事物。」他在受傷後的兩星期已回校復工,現時習慣帶著眼罩工作,但日常處理改卷及備課等文書工作時會比較吃力,「以前我可以凌晨通頂改好所有簿,現在做了一至兩個小時便要休息一下。」由受傷及被捕的一刻起,加上社會越漸分裂,楊子俊一直很擔心坊間的輿論壓力,亦害怕因此失去自己的教席及教學資格,所以接受訪問時亦稍有避忌。他說慶幸的是,校方未有因此秋後算帳,反而很關心他的傷勢。

警察的差別待遇

楊子俊受傷後隨即被送往醫院,很快有警員上前問話。他形容警方的態度非常惡劣,「好像對『𡃁仔』般,欺負你不懂事的態度。」但當警方慢慢收到消息,知道他是一位老師而不只是個年輕人,他認為警方的態度轉變很大,立即變得很有禮貌,依足規矩行事。

他在羈留室時,觀察到有部分因示威被捕的年輕人,待遇會較差,亦未必敢向警察爭取他們的訴求。「例如當時我身處的羈留窒很冷,我覺得冷,所以叫了一張被披著,但見到該位年青人好像什麼都不懂,很冷但又說不到什麼。所以我覺得是有一個差距,如果以不同的身份被捕,可能會受到不同的對待。」

無懼警暴 決意挺身而出

楊子俊在10月底已成功「踢保」,獲警方無條件釋放,本應如釋重負,但他的心裡永遠都有一種「再次被捕」的壓力。因為警方只要聲稱有任何的新證據,可以再次拘捕他,或控告他其他罪名。飽讀詩書,為人師表,怎會料到自己會有雙手被鎖上手扣的一天,但他無悔走上前線。眼見越來越多市民受傷,傷勢一個比一個嚴重,他反而後悔自己未有及早站出來,公開控訴警方警暴的問題。「我覺得其實不應該這麼害怕,真的要盡快告訴大家警方做的事是不對的,警方濫用暴力的話是有後果的。如果我當日有盡快挺身而出,可能事件會有些轉變。」

對於有警員向學生開真槍,他斥事件不能接受,認為警方的處理手法極不合理。警民衝突愈演愈烈,他批評警方未有吸取任何教訓,不懂得運用政治智慧處理衝突。「似乎他們不明白一個道理就是,當你不斷將武力升級,只會迫示威者再用更多武力嘗試對抗警方,其實這個道理十分顯淺。」他認為政府及警方不應只譴責暴力,而是要明白暴力背後的原因。「我相信這些所謂的暴力背後的其中一個因素,就是警方使用很高的武力。」他觀察到大部分年輕人的仇警情緒嚴重,情況令人擔憂,認為警方將來的執法會是舉步維艱。

通識科有罪?

反修例運動屢見學生的身影,以不同的方式參與社會運動。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曾批評任內推行的通識教育「失敗」,是導致年輕人「出問題」的主要原因。身為通識科老師的楊子俊卻不能苟同。他認為通識科是教導學生「真相」,將事實呈現在學生面前。「學生看到事實後作出什麼行動,我覺得是理性的判斷,而不可以說通識科煽動他們。」

他認為雖然通識科會讓學生了解香港的社會問題及政治情況,但當中涉及的「今日香港」只是六大單元之一。他說,政府常言要推廣的國民教育、國民意識,亦正是通識科中「現代中國」的單元中所教授學生的課題,反問為何只將問題歸咎於部分的通識科內容。

年輕人被迫成長 不是「圍威喂」

楊子俊覺得政府的大方向是希望年青人乖乖地讀書,不要太快參與社會政治活動。他坦言作為老師,同樣很擔心香港的年輕人,不想他們走上前線,希望他們可以在學校讀書,享受校園生活,可惜社會問題嚴峻,不容許他們坐視不理。「數個月前,我們會審批評年輕人只懂吃喝玩樂,什麼這群被視為沒有用的一代、很喜歡玩樂的一代,突然願意付出自己的時間、血汗、甚至冒法律風險上前線去示威呢?這是我們一定要問的問題。」

對於坊間有指上街示威的年輕人是純粹貪玩,他認為如按此說法,年輕人的行為並不會持久,很快會失去熱誠,甚至會害怕警方以更暴力的方式驅趕示威者。「但為何我們看到的情況是,更多的年輕人去堅持繼續參與示威活動,去爭取他們的訴求,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他們非常堅信自己做的事是對的,他真的明白自己在做些什麼。」

作為老師,一切以學生的學習利益為依歸,斷然不想見到學生被捕,但他明白學生心繫香港社會現況,雖擔心年輕人的將來,但更擔心香港的將來。「我們不再嘗試挽救的話,可能真的沒有明天。」



撰文:黃穎珩

攝影:田俊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