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監警|打嚇氹錄口供】直擊!遊走警署尋找被捕小朋友 義務大律師心悒︰14歲男童被扑爆頭!
  • 2019-11-29    

 

拖著一皮箱文件,遊走法庭和警署,大律師李健志(Ken)以滔滔雄辯,為委託人提供專業的法律意見和服務。自六月反送中運動浪潮以來,他多了一個義務律師的身份,為所屬的民權監察組織,向求助的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意見。

因此,他更頻繁的出入警局,「警察直情對著我講的,『你們現在可忙了,你們現在賺很多,這麼多案件找你們。』」Ken沒有被挑釁到,他簡單回了一句,「我們是義務律師,是全程不收費的。」

11月11日,網民發起全港三罷,各區均有警民衝突,多人被捕後送到各區警署。據Ken所指,被送到沙田警署的被捕人士就有超過二十人。「小朋友真的多了,低於16歲或18歲的人士真的多了。起碼我在這間警署見到都有五、六個,平日真的沒有那麼多,尤其今天有的是穿著校服被捕的。」

Ken坦言,「今日心一直也很不舒服。」西灣河有學生中槍,Ken指他和其他律師看著新聞,得知外面發生很多事,很多人被捕。「不同的區分和警署都有義務律師幫手,大家都是做好自己。」

Ken當日一早到法庭工作,十點多完成工作後,先到過旺角警署,再被分配到沙田警署。中午當值至今,甫出沙田警署,已是傍晚七時。「直到現時為止,做了兩個在我陪同下落口供的個案,但還有七個人等落口供。」

他忙於和警署門外駐守的社工跟進被捕人士名單,對名之餘,進一步交代他們在警署的情況。記者問Ken預計今晚要工作到幾點,Ken想了想不禁嘆氣,「我試做到凌晨六、七點才可完成工作。」一整日下來,只抽到十數分鐘買一樽茶飲,Ken喝了一口,飲品拿在手上,又再次進到警署內支援被捕人士。

要確保被捕人士清楚知悉他們自己的權益,義務律師的工作可謂爭分奪秒。「我們作為律師,基本上是作陪同,監察警方在落口供時有否做一些不當的行為,我們簡稱『打嚇氹』。」Ken指出,這幾個月來的捕者大多是普通市民,很多都對法律權一竅不通。

「我不想講成『幫助』這麼偉大,但始終我們是法律的工作人員,我們需要去保持法治上的程序公義,不容他人打破。」Ken多次重申,「這是人權,亦是基本法賦予,任何一個被捕人士或香港人的應有權利,就是得到一個適當的法律保障和支援。」所以,在一般的情況底下,任何人士被拘捕,是可以在一個合適和盡快的時間聯絡到家人或律師,這是警方應該要盡量提供的權利。

那為何義務律師總要等了又等?這就在於警方「的確有延誤」。就此,他聽過警員的各種解釋,包括「我有很多的工作要處理」、「如此大批的被捕人士我怎可能讓你逐個逐個打到電話呢?」等。有時候,義務律師如Ken知道要找的人已送達警署,卻往往被告知「暫時唔係到」。

Ken狠批警方如此做法不妥,直指他們要作出適當的安排,而非諸多藉口,「你是警方,不是一般民間組織。警方在處理案件上有否拖延,有否對被告人不公,這些會令口供與案情會有影響。」

撰文:文倩儀

攝影:蔡福生、鄭樹清、時事組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