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創造了奇蹟】修電梯前女警朱經緯仇人 政治新丁打低建制大佬
  • 2019-11-29    

 

這次區選,香港人用選票向極權表滿不滿,一班素人創造了奇蹟。

27歲的陳梓維,是一名電梯維修員。他來自基層單親家庭,沒有背景沒有人脈,就算擺街站也受到恐嚇,但在油尖旺區議會選舉中,得到1516票,擊敗了扎根多年的油尖旺區議會主席葉傲冬,成為佐敦南區議員,創造傳奇。

「當選舉主任宣佈我當選一刻,我的腦海一片空白,因為真的沒想過會贏,所以都沒有叫人替我拍下當時的畫面。」陳梓維形容這件事很神奇,因他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社區工作經驗,又不是名牌大學畢業,承認是社會氛圍造就了他,「這明顯是一場良知的選舉,經過反送中運動,很多人出來投票,所以很感謝一班民主同路人。」

當選了,卻惹來藍絲的妒忌,有無聊藍絲竟然將他的照片改圖,抹黑他來自庇護工場,屈他是智障人士。陳梓維對此沒什麼感覺,沒有生氣,只淡然說清者自清。黃與藍,總是會有分別的。

而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就質疑素人當選,他們沒有社區工作及從政經驗,憂浪費資源,陳反斥對方言輪並不合適,對新任議員有欠公道:「素人本身在政治上是零資源,對部份政策議題並不熟悉,但最起碼有一顆真心為社區做服務;我們並未經過四年時間監察,怎能如他所說沒能力勝任地區議題。」

當選後,他會開辦電腦及手機操作班,教導長者操作智能手機,又會處理多年未處理的德成街違例泊車問題……….,很多很多的事情,他也想去做。

因為一棍,他開始抗爭。

2014年佔旺時,鄭仲恆在旺角現場路過,被警司為朱經緯以警棍扭毆打。

四個月前以民主派身份空降馬鞍山鞍泰參選,他以4419票勝出,擊敗3163票連贏兩屆的民建聯招文亮,二人相差票數約一千。

33歲的鄭仲恆參選前辭退市場推廣工作,全身投入社區工作。參選期間,他沒有刻意標榜是朱經緯案中受害人:「現在外面的學生被毆打程度嚴重更多倍,我在他們眼中算是什麼。」不過卻有街坊認出他,欣賞他無畏無懼,勇於發聲對抗不公義。

採訪當日,正是五年前路過被朱經緯毆打,歷歷在目,他狠批警隊濫暴情況比以前更嚴重:「現時警察無展示樣貌,無編號識別;市民問警察有無良心,指罵幾句,沒有做什麼,只是戴上口罩,他們也照樣向你射出胡椒噴霧。法治跟五年前對付警察是無分別,現在是更加保護警察縱容濫暴。」

不少人指他可以成為案例懲處警隊,他無奈說:「又如何,因為無用,你首先要拘捕警察,押解上庭,才能使用案例;不是每個人像我當初般幸運,獲很多人幫助,吸引很多媒體報導。」他認為必須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公開而透明讓人知道整個行動指揮是如何,由誰人負責,不單止是針對警隊,也需調查架構。

他憶起當晚勝岀離開票站時,街坊高興地跟他道別,他隨即蹲下,「大件事!我真的勝出了,不停思考要準備及面對什麼,直至知道多區的民主派獲勝,能表達全港人的民意,我先至開心,但並非為我個人而開心。」

「我們勝出不是靠個人,我來了這裡幾個月,無人知道我是誰,他們選我全是政治氣候和政治表態,希望民主派獲勝,讓政府知道民意,讓選票發聲。」他坦言沒有想過會勝出,形容對手強勁,地區工作做得不錯。

他感謝義工仗義幫忙,對他充滿期望,督促他如何做好:「選民將選票交給我,並不單止是政治取態,還信我令地區變得更好,但如果全部打政治旗號來當選,不做地區工作,四年後一樣是輸。」

今年六月中,良心女警邱文珊Cathy(36歲)仍在示威中執勤,相隔半個月,服役十多年的她毅然遞上辭職信。代表民主派「灣仔起步」的她出戰銅纙灣區,最終以1918票勝出,以346票之差擊敗建制派的伍婉婷,後者自07年起一直擔任該區議員。

她曾擔任軍裝巡邏小隊、報案室值勤,刑事調查隊。今年6月9日、16日和7月1日三次大遊行,她穿著軍裝,在中央圖書館附近執勤,被大罵黑警,她看到市民仇警程度已深知不妙:「特首連少許回應也欠奉,好像百萬人上街也當無事發生過,更發射催淚彈,我覺得今次情況會很嚴重,預計到社會氣氛會轉差。若果不是正在執勤,我應該會與你們同行,然後便開始想,究竟還應否繼續留守警隊?」

脫下軍裝,站在市民的一方,九月決定參選,沒有大規模助選團,幸獲得一名伯伯仗義幫忙,每早陪她上街派傳單拉票,她形容今次是一個十分不尋常的選舉。

「市民問我是否真的離職,還是喬裝化身臥底,是一個騙局;我絕對明白市民的擔心,但若果我要做臥底,為何不加入民建聯?為何要加入以前成長時期接觸的泛民,然後讓你在街上對我作出質疑?」

「我相信他們是想表達支持白警,甚至有人說投票給我,但叫我一定要對舊同事說,可以使用適當武力,但絕對不可以打頭。」她指很多人十分重視警隊在社會中的角色,但奈何在今次運動中,將警察推到市民的對立面,警民關係需要很長時間才能修復。

對手是服務了12年的區議員,人脈或工作上往績豐富,邱坦言沒預料當選,直至票站主任替她點票,1500、1600、1700、1800、1900,宣佈她正當選:「我緊閉雙唇,然後質疑是否真的?又不可以哭,擔心弄花妝容。」

「或者是對於我個人離職警隊的一種認同,是一種信任投射,或者對我有一種期望。但當選不值得興奮,因為之前發生了很多事才能成就今次的選舉結果,而選舉的意義是向政府反映不滿,是一種表態。」她首要目標是希望進入議會後,就今次反送中和警隊事件提出質詢。

今次區選創造了奇績,也體現了港人的團結。



採訪:艾馬

攝影:廖健昌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