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出望外】接機送機(王喜)
  • 2019-11-21    

 

清晨驅車到赤鱲角覊留中心接兩位少年 ── 呀,不對,是到機場接機。兩位生於加拿大的港二代,一位是外甥女,一位是她男友。二人的年紀,加起來也小於我。關卡外的安全區,由兩位可能來自海地或尼日利亞的黑人把守。說實話,獲得公權力的人,不論膚色、年齡、性向或甚有沒有香港身分證,都會散發一種驕傲奪目的光芒。

在大陸製的摺式伸縮閘外,探頭窺視境大堂內的動靜,人跡冉冉,真的浪費空間,劏一半來蓋 airbnb 也不為過。黑人守衛靠近到我面前,說實話,沒有海地或尼日利亞的獨特氣味,但視線確是自然不過地受阻。

手機傳來外甥女的簡訊說看見我,抬頭,就看到他們走出那重重鐵馬關卡。上前給她一個美加的擁抱,說:「welcome to a police state country. 」

外甥女翻我白眼說:「come on. 」

她身後是去年的男友,還記得去年送機時,故意只跟他握手道別不擁抱,欺負他說要是明年能再見你們一起回來再給你抱,當下卻擔心被人臉辨識過於親暱的話,會給他日後進大陸的麻煩,所以,只跟他握手。

取車時,見外甥女黑衛衣黑長褲黑球鞋的打扮,忍不住啟動長輩圖語音版:「有別的顏色衣服嗎?妳這樣會被拘捕,無理的拘捕。」甥:「我知道,所以帶很多來換。」

我回:「現在所有交通工具都會隨時停擺,你隨時打電話給我,我開車來接你們。」甥:「我們都不會外出,放心。」

問:「那你們停香港這幾天要幹嘛?」甥:「拜祭公公和見見婆婆、你們啊。」真孝順,外甥多似舅。

車上,很安靜,看着兩張連一顆痘痘都沒有的臉,跟快餐店問我魚柳包餐要不要加大的少年無異。可是,想到外甥女是位法醫時,腦海猛然閃出她邊解剖邊口述記錄死因的 CSI 畫面,要是給她找自己的死因,應該會很放心,哈哈。

正好駛出南灣隧道,前方貨櫃碼頭、美孚新邨、長沙灣、西九填海區、維港,全是灰的。驀然閃過,他們的四肢被伸縮警棍逐一打碎,頭蓋被敲破打出腦漿,尖叫求救時生吞胡椒噴劑,臉頰被催淚彈殼烙傷燒焦,反綁雙手後被膝跪碎肩膀再扭碎手肘拗斷手腕,連捽眼都不給你捽,最終被押進新屋嶺,家母會跪求我去營救嗎?會捶胸頓足地自責沒有看好她嗎?我會單人匹馬,獨闖龍潭嗎?Cut!

外甥女似被負能量觸踫到,先開口:「媽咪教我們,不要用香港身分證入境,用護照。」回:「這很好,加拿大政府知道你們在香港。」

甥:「對啊,放心吧。」問:「你們不介意的話,出門到什麼地方前,可以先告訴我們嗎?」

甥:「好的,放心。」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手機安裝了 Parachute 和 Bridgefy 嗎?」

二口同聲:「裝了。」很好,安心了。

二橋之戰正酣。

憤怒得認為睡覺是種罪的晚上,主動向在巴土站呆等的乘客提供接載回家服務;最西到過大興邨、最東送往將軍澳、最南跑馬地、最北馬鞍山、最頻繁是寶琳。乘客位有限,在黃埔出現過一位男士主動讓座給兩位嬸嬸上車,並叮囑我路上要小心的「鐵達尼救生艇」人性光輝一幕。

這晚,送過廿多人回家後,六點天亮了。刷洗後,八點接外甥女到機場,長輩圖語音版又上架,問:「有被警察登記過身分證之類嗎?」回:「沒有。」

續問:「有吃過深水埗的路邊攤小食嗎?」回:「沒有。」下省二十問。

機場三號閘外停車卸下行李後,主動向外甥女男友擁抱,他有點錯愕,呆住被擁抱了。轉身抱外甥女時,耳語:「no matter what, don’t come back.」鬆開後,她氣定神閒地爆發我姊最強基因,若無其事說:「明年見~!」

回程,反覆自問:「明年見?明年到哪裡見?香港?台灣?柴灣?還是將軍澳?還會有一個永遠讓我們再見的地方嗎?」



王喜簡介:

前生救過人生命,今世命中得華蓋,火場再救兩同袍,從此科幻稱英雄,卸甲還槍進金樓,隱姓埋名笑迎人。問風水:南山北水九運火、問遺失:生離總比死別好、問自身:妄想悶聲發大財、問天時:願榮光歸於香港。高效能自閉及重度強迫症患者一名,恐懼人群卻賣藝維生,表面無畏,內心怯懦。滿身矛盾,可愛又可惡的五十男。

-----------------------------

【2019 區議會專題】

最齊全區議會入閘名單 互動民調

11.24 用選票重奪區議會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