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角色轉換】退而不休 臨老當記者 牧師陳恩明:政府應當反省
  • 2019-11-18    

 

逆權抗爭持續五個多月,宗教界也不能置身事外。已退休多年的牧師陳恩明,月前當上「實習記者」,親身走在反修例逆權抗爭的前線,不論抗爭者「火魔法」、還是防暴警察、速龍小隊瘋狂追捕,通通也有目擊、一一記錄。

從牧者轉身成為記錄者,陳恩明對於抗爭武力不斷升級,直斥政府應就當前亂局好好反省,至於高官一味拒絕回應民間訴求,只會逼使抗爭者愈走愈激進,態度更是可恥。

現年六十九歲,行將踏入古稀之年陳恩明,早在二〇一〇年離開教會的工作崗位,退任九年,但他未言休,自十月起穿上反光衣,戴上白頭盔,為基督教背景網上媒體擔當實習記者,走在逆權抗爭的前線,將示威者形形式式抗爭、警察執法行動記錄。

談到「老來當記者」因由,陳恩明笑言,自己素來喜歡嘗試新事物,四十四歲時學騎電單車,成為「鐵馬牧師」;到五十五歲學習吹奏色士風,五十八歲學柔道,直至今時今日當「實習記者」,對他而言,也是一個新嘗試、新挑戰。

在「轉身」以前,陳恩明早有在示威衝突現場的前線經驗,他當牧師時會視環境需要,勸喻示威者冷靜、安慰在場人士、協助受傷者等:「七二一當被電視台拍到,當時我站在上環永安門口,流着眼淚,大聲叫年輕人不要受傷,趕快回家。」

長者走在衝突前線當記者,人數少之又少;「牧師」轉身成為「記者」,更是絕無僅有。對於身分的改變,陳恩明深明「牧師」與「記者」角色大不同,一旦記者身分上場,就會堅持「記者」、「觀察者」身分:「作為記者,我必須提醒自己,當時我是去觀察、記錄事件,讓不在場人士知道。」

正因為身分的改變,陳恩明無可避免成為攻擊目標,有親中媒體指控他是「扮記者」,也有「暴徒牧師」的形容。不過,他對於這些評論並不在意,強調任何人如有需要,他都會與之同行:「如果你說我與暴徒同行,其實我不單與暴徒同行,我與警察同行,如果對方願意的話;我與任何傷心的人同行,我不會理會他們的身份。」

「跑新聞」一個多月以來,其中一段令陳恩明感受最深刻的採訪經歷,是旺角衝突期間,有防暴警察「攞尾彩」式向記者施放催淚彈。深刻,因為警察出其不意的突襲:「我好高興以為他們準備離開,又結束一場緊張情況,豈料那催淚彈幾乎炸中一位女記者,而我站在他的旁邊,然後都嘗到催淚煙的味道。」

在衝突的同時,陳恩明也感受到社會撕裂、人與人關係不斷惡化:「睇住情況一路墮落、惡化,人與人之間嘅衝突愈來愈嚴重。」

至於連日示威與警民衝突當中,坊間談論得最多的問題,莫過於「警暴」。陳恩明就自己在現場目擊,警察的過分行為,包括防暴以多人之力去壓倒被捕人、並以膝跪頸,速龍小隊在旺角街頭衝刺,漫無目標追捕,見人就拉。

「幾個人之力一同壓下一人,我覺得這是太大力量,因為那些人都不是甚麼汪洋大盜。」

警員屢被指控濫用武力,警方高層在記者會上,則常將「電光火石」掛在口邊,為前線警員使用實彈槍械等各式過度武力辯白。但陳恩明直指「電光火石」不是警察使用過度武力的擋箭牌:「就算喺電光火石之間,仍然要堅持本身是警察,要使用正規武力處理事情,做適當的行為。」

「不是任憑那人聲稱電光火石之間,就可以亂做。」

陳恩明認為警察失控,禍根是特區政府最高層沒有正視政治問題,只管將執法者推上前線與市民對立,結果令警員受盡咒罵、謾罵,持續五個多月休息不足,他們實難以再冷靜處事:「不要跟我說政治複雜,你作為一個高官,有否正視過這批執勤的人,他們的福利、情況、情緒,又有沒有教育、約束他們?」

「還是想利用他們去摧毀這城市、社會?」

抗爭運動持續逾五個月,激烈衝突一再升溫,但政府仍堅持拒絕回應示威者訴求,陳恩明不點名炮轟政府高官高傲態度,令人憤慨、痛心。因為抗爭者的「暴力」屬「回應式暴力」,並非與生俱來:「那是被激化而來的。大家都懂得那金句:『是你告訴我們,和平示威是沒有用的!」

他認為政府的強硬回應,或會逼使青少年走上更殘酷的自殘、自毀絕路:「你說暴力沒有用,那還有甚麼事情是有用?剩下來就只有與你死過。」

「你講任何半句激化市民憤怒、激化青少年行為的話,你也是一個很可恥的領袖。」

不過,陳恩明同時也提及,採訪期間留意在衝突前線上,示威者針對前線警察的語言暴力、甚或涉及性暴力的言論,同樣難以接受:「我就有聽過水炮車故事;警察開OT,太太就做某些事情等等。」

他直言這類言論很可能衍生更多仇恨、暴力,所有人都應正視:「雖然我明白人們為何如此憤怒,但這些話毒素很重,如果進入一個人心靈中,可能會荼毒或激化對方。」

「我並非偏幫或者譴責任何一方,只係着眼這類說話的性質。」

警察不單對示威者、市民態度兇惡,對待宗教人員同樣粗暴無禮。遠者,在六月十二日包圍立法會衝突中,有警員斥罵牧師「叫你們的耶穌到來見我!」近者,十一月三日警員在沙田搜捕「行街」市民,有探員反罵市民稱「這裡人人都有罪!上帝說的!」,凡此種種言論,不但反映個別警員或對宗教缺乏認識與尊重,甚至有冒犯、侮辱之嫌。

然而,陳恩明對於此類的言論,卻處之泰然:「我都不會看得這是嚴重問題,尤其香港人都很喜歡說『唔好同我講耶穌』,即一向都接受這種情況,不會太介意。」

「人對宗教的侮辱,是先天性對上帝的一種逃避、冒犯。正是這原因,我們需要認罪、悔改。」

常言道記者「鐵腳馬眼神仙肚」,對於今年已六十九歲,曾做過通波仔手術的陳恩明,行動步伐無可避免比年輕前線記者放得更慢。「當要跑新聞的時候,我一定無辦法參賽,所以會小心,站在一旁慢慢行,這個都係一種調節。」

「體力係消耗得好大,希望這樣子可以變瘦一點。」

陳恩明又有否想過,這段「老來當記者」生涯,何時結束?「當然盼望這場運動結束,我們就應該收工。」

不過,他同時又為此「後記者生涯」留白:「也許學到某一些很好的報導故事技巧,重新運用攝影技巧,也可以做一些對社會有益的事情吧。」

採訪:忻肇康

攝錄:梁正平

-----------------------------

【2019 區議會專題】

最齊全區議會入閘名單 互動民調

11.24 用選票重奪區議會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