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無縫僵局(陶傑)
  • 2019-11-17    

 

香港陷入開埠以來超級危急之局面,可與1941年太平洋戰爭前夕相比。

國務卿蓬佩奧聲稱:中國若在香港出兵鎮壓,美國會考慮所有的「選項」(All Options)。雖然「選項」一詞是非常惡劣的中譯,意思就是「任何手段,包括軍事干預」,但林鄭月娥終於有機會製造歷史,身陷如此巨大的歷史齒輪之間,這個女人亦可謂光宗耀祖。

她做夢也想不到,當初那點廉價的婦人之仁,為一名港女在台灣被殺,以空前的性格傲慢,當香港民意、立法會議員、商界的反對全部透明,強行推出,結果搞成這樣的全球超級大頭佛。許多香港人怕她下台,希望她留在台上繼續承受後果,現在她的最高主人終於下令:所謂平暴制亂是林鄭的終極責任,不為中國揩抹好珠三角口岸外這片骯髒的肛門,林鄭休想逃跑。

事實上中國也不可能讓林鄭下台。因為實在絕無可能找到一個中國可以信任的人選。不論政務官還是中環精英,每一名所謂的精英,此時都露出香港仔面目:當特首有風光著數,太平盛世,個個爭著做;被林鄭搞到稀巴爛,誰來頂這個位誰就成為悲劇人物第二?坐上去根本沒有權。也不能說是虛偽,正常人也不會這樣自殺。

中方雖然心中極度後悔,也沒有用。當初美國勢力一片好心,給你奉上一杯敬酒,叫做曾俊華,但被老董否決。那知道另外一杯是毒酒,中國卻拿過來一飲而下。林鄭此時若下台,根據中國自己編寫的「基本法」,下一個暫時頂代只會是禿頭的張建宗。張建宗明顯不是可以擔當的人。根據《基本法》這位署任特首,六個月內就要主持另一場特首選舉。

但此時憤怒而激動的香港年輕人提出的「五大訴求,決一不可」,主菜戲肉就是「實行普選」。張建宗自己固然不敢再報名,不敢奢想當年曾蔭權頂代老董一樣。此時又有誰敢入閘?入了閘又燃起另一場二百萬人的和平示威,騷亂更可升級,因此林鄭月娥只能死死地頂下去。

這就是哲學上的一個完美僵局(Perfect Deadlock)。

正如1976年上半年,一月周恩來逝世,中國的文革極左亂局少了一個制衡。當時極左已經相當瘋狂,周恩來本人也不是省油的燈,但身為總理主管經濟,終究要照顧七億人的吃飯問題,只有這個人可以暗中抵制毛澤東的胡來,這時這架高速的汽車就壞了一個剎車器。

同時四月,北京趁清明節紀念周恩來,怒火燒向江青,半昏迷的毛澤東知道大事不好,下令首都民兵用棍棒擊潰示威。但周恩來留下的鄧小平為此背了黑鍋,被毛澤東解職流放,只是不知何故留下了一條命。

這樣下去,這架極左的汽車會進一步加速。誰來頂替總理這個位置?毛澤東只有從湖南提上來一個華國鋒。華國鋒性格平庸,可以受控制,有一說是毛澤東的私生子。但這個人至少缺乏面貌、性格、色彩,放上去,右派的軍人與左派的江青一黨,至少可以暫時接受。

而這也是一個僵局,因為華國鋒不懂經濟。若是毛澤東再長壽三年,一切會改觀。但在那一年朱德和毛澤東先後死亡,整個大陸上層出現真空。就像熱帶反氣旋一形成,非要爆發一場十號風球,這是氣象物理學。

今日的香港,本來景況類似。即使拉丁美洲獨裁國家面臨如此局面,除了出軍隊鎮壓就是元首下台。但香港兩者俱非,所謂的「一國兩制」是我國鄧小平的偉大發明,反而由全世界豎立了一個奇怪的樣板。

全球學者圍觀,都在狐疑這種亂局如何收拾。將來哈佛大學政治學教科書,必例入香港六月之亂這一課,解放軍出動掃地了,切香腸,又多切了一片,而林鄭月娥這個名字遺臭萬年,香港的下一代,另加一百七十年基業,卻絕對不可以與此婦陪葬。

-----------------------------

【2019 區議會專題】

最齊全區議會入閘名單 互動民調

11.24 用選票重奪區議會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