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奪區議會】居民不滿業委縱容僭建觀音廟搞神功戲 張偉超:唔企出來 問題唔會解決
  • 2019-11-17    

 

區議會選舉愈來愈近,消失良久不見音訊的區議員,近月突然現身社區。派油派米、平飛睇戲、超抵旅行團,一向籠絡人心,旦求換得勝利一票。

「我是地區工作者,但其實都係兼職乖孫。」

無蛇齋餅粽、無黨派、無資源,90後的張偉超三年來不斷落區做服務,度血壓、血糖,不假手於人。「(老人家)想要的未必係物質上,而係實質上的關心。每個星期去見見他們,每個星期去接觸他們,他們會當正我是孫一樣。」

「醫生話呢血糖無事…同你上次講一樣。」
「咁咪好囉,無事就好。」訪問期間,買餸路過的老人家主動拍拍超仔,閒話家常般。「你下次叫埋佢過來,檢查一下。」

張偉超在景林邨出身,附近的中學、IVE讀書。傘運後醒覺,與一班後生仔組成「將軍澳青年力量」,踏出第一步想規劃社區。「景林係將軍澳第一批公屋,鄰里關係很親密,會唔閂門。好想保留呢份感覺。」自佔中後,街坊曾因政見撕裂,他落區卻不分黃或藍,於眼鏡店工作的他,更曾為街坊驗眼、漂書,「就算親建制都好,見到我嘅服務都會信任我。」

「自己都草根出身,都係打工先養到自己。當你對社會有願景嘅,但唔行多步,咁多年都係達不到的,係唔係要袖手旁觀?」地區工作,不只打理念牌。支持民主自由,也要實際作為。「深耕細作就係一班反生仔講得最多的事,之後我們有無能力去做到呢件事?」

法團權力過大 冀監察制衡

景林一向龍蛇混雜,亦有很多根深蒂固的問題。2011至12年間,邨內發生多宗自殺案,居民自發大搞打齋神功戲。齋期前後,有居民非法在花槽旁邊搭建袖珍觀音廟,廟的後方更把部份樹林剷走建棚屋。有居民多次向房屋署投訴,指有人擅改公共地方用途。曾經被清拆、釘契,觀音廟在不久又翻生。「當民政想介入的時候,就話第三者已經出信,法團都唔肯處理。」

「法團的問題愈來愈浮面,居民發現更多的問題。公屋有些賣了,業權係其他人同房署身上,問題就會好複雜。」本刊曾經踢爆,立案法團與觀音廟的關係千絲萬縷,除了包庇僭建問題外,每年借出場地大搞神功戲。場地位置與民居甚近,由早到晚,聲浪甚至擾民。戲壇一角,列出居民的捐款,數字達五位數至六位數不等。然而,觀音廟從來沒公開香油錢的下落。

「一個神功戲得七日,當我們想嘗試去做,政府想去了解,其實場戲都完了,每年都有個咁的事發生。」作為居民的張偉超,尊重居民的宗教自由,「佢係一個不合理的地方出現,應該係申請係合法嘅地方或合法咁申請。」

然後,任由居民反對,始終無法阻止觀音廟的問題,源於業委會擁有大量授權票,「管理處配合法團去收啲授權書,『呢堆票就係我們法團授權的』就係好大的持份者。變相就變成很多解決不到的問題。」即使居民逼爆會議的禮堂投票,亦無辦法改變現況。

而業委會擁有開支批錢的權力,卻無法受制衡。「法團依家唔算話好透明嘅,佢會有財政紀錄,但發現魚池餵魚,因為佢一季一季去計,有個月三萬元、五萬元至七萬元都有,幾萬蚊去餵魚,是否合理呢?睇唔到,嗰啲細節,會議紀錄要再問佢拎,都會有留難你。我們如何去阻止?只係睇到賬目問題,實際點去阻止,居民要入手人去做,依家法團的權力都係好大。」

儲備倒水般,是否用得其所,仍是謎團。最令他擔心的,是維修基金儲備問題。「維修基金呢我哋同其他係爭好遠嘅,我哋得返幾百萬。我哋大家去到30年啦,其實呢有機會呢政府、房署,就要我哋可能要做一個維修嘅工程。」若基金不足,業主需夾錢合資,「所以法團批錢用錢係好緊要。」

然而不是業主的他,無法參與法團。曾經有街坊想踢爆惡行,卻反遭恐嚇及打壓,最終賣樓遠離。今次他連名帶姓走出來,就是希望有更多人敢企出來,「當居民,區議員都唔敢再出面的時候,都唔會有主動有人出來做,而如果我肯出來,牽頭走出來,大家會唔會肯發聲呢?」與法團對著幹,與過往區議員大相徑庭。「問題只會越嚟越大佢唔會自己好返 ,就好似香港咁,唔肯出來,就唔會解決到問題。」

撰文:黎雅婷

攝影:廖健昌 梁正平

註:區議會選舉西貢區景林選區(Q22),候選人包括:張偉超(將軍澳青年力量、獨立民主派)、林咏然、温啟明(民建聯)

互動民意表態 民調投選你撐嘅候選人

港島:

中西區 / 灣仔區 / 東區 / 南區

九龍:

油尖旺區 / 深水埗區 / 九龍城區 / 黃大仙區 / 觀塘區

新界:

荃灣區 / 屯門區 / 元朗區 / 北區 / 大埔區 / 西貢區 / 沙田區 / 葵青區 / 離島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