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攻】想點?(黃秋生)
  • 2019-09-18    

 


若我說今天有銀行劫案,警方拘捕了多個銀行職員,卻把匪徒安全送走,不知大家有何感想?

又或者,從現在開始,你可以為所欲為,不需負任何刑責,若有人阻止,甚至可以將其拘捕,告上法庭,罪名是妨礙辦公。

你可以隨便進入銀行索取金錢;你可以看見不順眼者隨便施以暴力;你可以看見貌美少女隨時毛手毛腳。或許只需要一個最低要求,隨便加諸一個理由。例如:他定眼看着我,他先挑釁,所以他該打等等。

若你擁有這種權力,你會否只用一次?會否因為良心責備而從此停手?我相信不會。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第一次取十萬、打一拳、摸一把;第二次取一百萬、上下其手、傷一人;第三次⋯⋯直至認為這所有都是正常的、正當的,因為,在權力沒有限制兼被鼓勵之下,你以為你是神。

以上的都是我的幻想,但可能已是你的惡夢,自己不小心絆倒,說别人把他推跌。一邊打人,一邊叫别人不要動。對着一條空街大叫:「所有人立即離開。」截停一貌美司機毛手毛腳,公然非禮。壓着别人的背叫人轉身。拘捕落街吃宵夜的街坊。拘捕排隊搭公車的少年。所有這一切一切,凡是心智正常的人,相信都不會理解。是否認為一人做賊便懷疑全村?是否别人講的便是謊言,自己說的卻是真理?我打你是理所當然,你打我是大逆不道。

我想請問,誰會認為用這樣的人,這樣的方法可以解决問題?以暴制暴還可說得通,現在似乎是以亂制亂,以犯法去停止他們眼中的犯法。你又怎能用吐痰去制止吐痰呢?

我真的開始懷疑,是否有人想越亂越好呢?到底亂下去又對誰有好處呢?父親和兒女的衝突,老師和學生的矛盾,政府和人民的對立,解決事情的一方必然在父母、老師和政府。從未聽聞老闆說:公司的難題絕對是員工的責任。亦從未聽聞,生意談不攏,暴力解決。

有!原始部落。



作者簡介:

黃秋生,字秋生、號秋生哥、影帝、黃哥、黃老師⋯⋯等等。香江灣仔人也,生時,毫無異象,亦無大蛇入屋,只見呱呱墜地,肥肥白白。時值仲秋,因而為名。幼時,頑劣不堪,教而不善,精力過人,常上山下海,破壞王也。未冠,變本加厲,不學無術,言不及義,好行小慧,目中無人。秋少負氣節,立志遠大,唯願終生無所事事,游手好閒,不勞而獲,好食懶飛。及後,竟因緣際會,負芨演藝學院。風起雲湧數十年。到如今,千帆過盡,一事無成,落花流水春去也。唯一生愛看書,雖不求甚解,無立德立言,然亦未作低三下四,奴顏婢膝之事。足以慰平生,曰:人也!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