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癌雙妹跨越逆境 最難,是向家人講自己有癌!
  • 2019-09-18    

 

一場癌症,可以帶走一切生存的盼望,但原來也可以帶來意想不到的祝福!

兩位因癌症而認識的女子Katy和Yan,一個患了乳癌,一個患了淋巴癌,曾徘徊於生死邊緣,但最難過的原來不單是面對死神的威脅和治療的痛苦,而是如何向家人交代自己患癌這個殘酷事實,以及如何原諒自己的過去,又如何從手術後的傷痕中開始未知的一頁。

她們都經歷過死蔭的幽谷,成為癌病陰影下的命運共同體,雖然來自不同的過去,在抗癌路上,充滿狂風暴雨,但雨後終於看到可停泊穩靠的港口。

記者相約Katy和Yan一同接受訪問,二人認識了一年多,康復後在癌症患者和康復者組成的志願組織癌症資訊網做義工而結識,雖然並不常見,但一見面就無所不談,仿如雙妹嘜一樣,皆因她們曾遇上相同的命運。一場突如其來的癌病,改寫了她們的人生。

當我知道患上癌症時⋯⋯

Katy:「我好後生咋,廿幾歲,咩都未做過,想環遊世界又未去過,真係覺得好晴天霹靂!」

眼大大的Katy(唐天鳳),做過物業管理,在28歳時發現患上有年輕化趨勢的淋巴癌,一不留神的頸腫,竟然就是先兆。

「當時我條頸腫咗,其實無諗住理,以為熱氣,初初無睇醫生,幾個星期都唔散,去睇普通科,醫生話係淋巴發炎,食咗消炎藥,兩個星期都係咁腫,我覺得再過一陣就無事,於是無再理,咁啱當時準備去澳洲工作旅行,出發前一晚仲係好腫,媽咪忍唔住,唔放心,要知道發生咩事先俾我飛,我為咗敷衍佢,就勉為其難去醫院睇急症,諗住買個安樂俾阿媽咋。」

「喺急症室等咗幾個鐘,入去見醫生,佢就唔俾我走,要我即晚入院。」檢查後發現是淋巴癌二期,要立即接受治療,籌備多時的澳洲之行即時成為泡影。

「當我一聽到個癌字,梗係驚啦,由細到大睇好多電視劇,癌症噃,一定係死,仲要係喺海邊推住輪椅日落等死。我好後生咋,廿幾歲,咩都未做過,想環遊世界又未去過,真係覺得好晴天霹靂,醫生同我講個刻,我係俾唔到反應,個腦一片空白,跟住就喊。」

Yan:「我匿埋廁所喊,好辛苦,同自己講:對唔住!」

45歲、從事廣告的Yan(符倩恩),兩年前發現患上乳癌,與Katy知道消息後呼天搶地不同,她最初顯得異常冷靜,因為當時已有親人同樣患上癌症,要她經常陪同做檢查,她亦因此聽醫生意見順便也檢查身體,點知不幸中招,「我做檢查過程中,都感到有機會中獎,因為個日去照乳房造影同超聲波,做完造影檢查出去坐咗一陣,醫生就叫我影多一次,跟住照完超聲波,換完衫落到樓下,姑娘又打俾我,話唔好意思,你可唔可以再上來照清楚少少。」結果發現乳房有鈣化點,證實是第二期的三陰性乳癌。

最初她都強忍住接受治療,但當接受第二次化療時終於因為太辛苦捱不住,要匿埋廁所痛哭一場,積壓在心底的哀傷一下子爆發出來。

「第二次化療最深刻,差不多一個星期食唔到嘢,好想嘔,真係面如死灰無氣色,同以前好唔同,我就匿埋廁所喊,好辛苦,同自己講咗句:對唔住,因為我有時覺得個病係自己抑鬱番來,好多嘢對自己唔好啦,唔鍾意自己,我覺得身體收到呢啲信息,所以反射話俾我知。」

原來,Yan一直很介意自己的身材不好,經常自責埋怨,「我由細到大對自己好多不滿,唔滿意自己身材,我覺得呢個幾主要,所以唔鍾意自己,再加上有段時間又唔如意,特別工作上,唔知自己想點,搵唔到方向,唔開心,又無感情生活,積積埋埋。有時諗如果自己有癌症就好啦,自己快啲死,所以覺得癌症係自己爭取番來。」

「所以我喊住坐係廁所話對唔住,我以後會對你好啲,會經常講我愛你,我覺得自己係抵死的,痛苦係自己爭取番來,跟住我就開始寫blog,開咗個page(奇阿符),把呢段日子既辛苦寫出來。」最難是向家人開口⋯⋯

Katy媽咪;「你返來屋企啦,萬大事都好,屋企會支持你。」

確診當晚,Katy沒有返家,因為不知道如何向家人開口,内心覺得好孤單好徬徨。

「我確診當晚,無返屋企,自己喊足成晚又瞓唔著,發呆,當時我唔覺得可以醫得到,唔知點同阿爸阿媽講,我同屋企人關係唔close,諗緊講唔講好,還是靜靜地自己做晒所有嘢算呢。」

煎熬了一晚,她終於頂唔順,「我好硬頸,唔想同其他人求助,但到最後自己都頂唔到,死死地氣搵阿媽,個時唔係同媽咪長住,自己在外面住,覺得咁大件事,身邊無人可以幫手,咁就返屋企,同媽咪講反而佢最冷靜,可能見到我喊到崩潰,發晒癲咁,佢同我講你返來屋企啦,萬大事都好,屋企會支持你。」説到這裡,Katy忍不住喊了出來。

「喺好多人眼中,媽咪照顧個女好正常啫,點解我咁感動呀?我好細個爹哋媽咪就分開咗,我唔係跟媽咪,所以一路以來大家關係唔係咁親密,又唔係好多溝通,間中飲茶見吓面,我見朋友仲多過見佢,但是一場癌症,令你更加珍惜一些好重要嘅人,人生上好緊要嘅人。」

治療的日子,媽咪成為Katy最大的依靠,「我做了大半年化療,六個cycle打咗十幾針,呢場癌症,令我覺得屋企人原來好錫自己,以前自己反叛,但媽咪照顧係無微不至,以前BB照顧你唔知,而家咁大個先感受到,我有時半夜會肚餓醒咗,咁佢都老,幾十歲,都即刻起身煮嘢我食,一日三餐安排好不在話下,我治療期間心情唔好會發脾氣,本身都好容易躁,有病更容易,媽咪都唔係好溫和嘅人,以佢個性,呢大半年佢真係盡晒力去包容我呢個咁野蠻嘅女,真係好多謝佢。」鏡頭背後還笑說:「希望阿媽睇到呢條片,請我食多幾餐飯啦!」

Yan媽咪:「吓,你都有呀?」

Yan坦言向親人交代有癌好困難,因為當時她家中已有親人有癌症,擔心媽咪承受不了她又有事的噩耗,「好記得確診當日我先返咗屋企,我媽返到後,因為已有親人有事,我就好直接同佢講,我都中咗,佢好快就知我嘅意思,當時佢好詫異,「吓!你都有呀?」佢係我面前無喊,跟住之後我家姐返來,佢即刻同我家姐講,我家姐走入來慰問我時,我家姐就喊。」

「我有三兄弟姊妹,有哥同家姐,我排最細,媽咪好錫我,細個管教得嚴,佢係超級媽咪,從來唔使我地做家務,特別係我有病嘅時間,我覺得佢真係superwoman,只要能夠令我舒服嘅事,佢好願意去做,」和Katy一樣,當説到媽咪,心情就觸動起來,強忍淚水,「特別我做化療時好辛苦,食唔到嘢,佢都會問你想食咩呀,佢都會落街買,整俾我食,去幫我。」

告別身上的傷痕

Yan:「我成日會望自己條疤痕,覺得佢留俾我嘅經歷幾特別,係好多過唔好!」

在接近一年的治療期間,Yan試過因化療後不停脫髪要剃先頭,因嘔吐而不能進食等,但最掙扎的是做乳房切除手術這個決定。

「失去咗少少肉,呢個係我上年確診復發後做的全乳切除手術。」勇敢的她,不介意向記者展示身上那道淺淺的疤痕。

「每個人都想自己身體好完整,雖然唔多肉,作為一個女姓都希望去保留,我都有同醫生爭取唔好全部切晒,醫生唔同意。」她的朋友當時也替她擔心,不斷慰問她,最後她決定做手術,Katy更在手術前為她的身體拍照留念。

「你問我對生活有冇影響,其實唔會,因為唔會唔balance,係OK。我覺得無需要帶義乳,我擔心無呢個size,亦覺得無需要重建,無謂為小小肉而捱一刀。」原來,這副昔日埋怨的身材,反而令她做切除手術時更容易作決定,「我成日會望自己條疤痕,覺得佢留比我嘅經歷幾特別,係好多過唔好,係表面無咗一啲嘢,但我覺得得嘅比失嘅多。」

「做化療時,好多朋友揸車接送我去醫院,我寫嘅blog有好多人support,我就好似公主咁,想做咩,朋友都會幫我去做。個段時間其實幾開心,可能開心過未有病之前,你會更加感受到友情、親情,原來唔使點講,平日唔多見面嘅人,有事時大家就可以聚埋一齊。」

「我以前做嘢好tough,唔容易相處,但當我將呢種態度抗癌,反而得到好多人欣賞,可能以前人地會覺得我好串,而家變得欣賞我,就算我都欣賞咗自己。」

Katy:「執番條命,覺得要好好珍惜,唔想好似以前唔愛惜身體!」

以前愛蒲的Katy,康復後除了在癌症機構工作,還開始愛上運動,更藉此認識一班同路人,不再收埋自己。

「患癌前其實我生活習慣都好差,完成整個療程覺得自己好好彩,執番條命,覺得要好好珍惜,唔想好似以前咁唔愛惜身體,多咗好多時間做運動,行山、游水、跑步、踩單車,咩都有玩,令我擴闊好多視野,識咗好多唔同嘅朋友,慢慢我都會分享自己患病嘅經歷,最初我唔係好講,後來發現好多人都係咁,原來我地團結埋一齊,可以成為一股力量去鼓勵更多人行出來做運動,行番出來面對呢件事。」

她說同路人一齊做運動,感受特別不同,「大家可以互相鼓勵,如果我跟正常朋友做運動,可能佢地會話,乜你咁渣㗎,因為我地啱啱好番做完治療,身體會差啲,如果大家同路人,我地會理解到,佢啱啱好番,踩唔到好正常,跑得慢啲好正常,我地會理解大家軟弱嘅地方,唔會笑人,會慢慢鼓勵由零到一,最緊要踏出第一步。」

撰文:黎明輝

攝影:梁正平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