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攻】溝通(黃秋生)
  • 2019-09-06    

 

若要溝通、討論、研究、交流,首先要互相有共同概念,而且對概念嘅定義要一致。所以我哋有《辭典》嘅出現,對辭彙作出規範解釋。不然,人言言殊,雞同鴨講。



一般人作一般溝通,都有足夠普及兼顯淺嘅共同概念,除非談論到哲學、社會學、科學呢類專門範疇。但原來我哋喺日常談話之中,已經充滿呢啲不同學科入面嘅概念,例如自由民主、言論自由、法理公義、平衡宇宙、潛意識、公民抗命、共產主義等等。但係我好懷疑,在大家侃侃而談嘅時候,有幾多人知到自己噏緊乜?大多信口開河,不知所謂。

例如,言論自由。見到好多面容扭曲、粗言穢語嘅大叔大嬸,狂躁無賴嘅年青路人甲,粗鄙野蠻地去防礙、阻止别人表達意見,你同佢哋講話:「你唔可以咁㗎!」佢就話: 「乜呀!」呢種人,通常都會先自報家門。例如:我係中國人,慌死人唔知佢代表中國咁,同埋諗一輪咒語,例如cnmb等等⋯⋯然後一輪連珠爆發「我冇言論自由呀?你講就得我講就唔得呀?我冇反對你反對我嘅自由呀?」

嗱,查實如果你真係遇到呢啲咁嘅野蠻人,係講唔到道理嘅,因為佢哋嘅目的,唔係同你講道理,係想打Q你。呢個時候,如果你唔諗住同佢哋戰鬥嘅話,最好盡快走開。佢哋根本唔明白,自由係有限制嘅,自由嘅底線係要尊重别人嘅自由,不可妨礙别人表達嘅自由。

佢哋講嘢固然冇乜邏輯,咩呀?你講得我唔講得呀?喺某啲情况中,佢哋到底知唔知自己正係做緊一啲「我講得。你唔講得。」嘅欺凌行為?簡單啲講,我嘅自由係絕對嘅自由,有我講冇你講嘅自由,打你都係我嘅自由,野蠻歪理嘅自由。

唔知從幾時開始,個世界充斥住呢種生番,又無知、又無能、又可恥,以強盜邏輯為真理,超越普世價值觀。打人時就話「佢個頭撞落我支棍度之嘛」;強姦就係愛的表現,「鬼叫佢咁夜出街呀?」;「冇八個字甘耐,三十九分鐘啫」。麵粉係炸藥、筆係鎗、非禮係搜身、市民係暴徒扮嘅。(咁請問警察係邊個扮?)

以正義之名,行罪惡之事。

P.S:唔好以偏概全,我講嘅係現象,唔係特指某一個人。不過,有人又中意對號入座嘅!正如有一人在路上叫狗,總有些人衝出來說:嘩!你叫我呀?

作者簡介:

黃秋生,字秋生、號秋生哥、影帝、黃哥、黃老師⋯⋯等等。香江灣仔人也,生時,毫無異象,亦無大蛇入屋,只見呱呱墜地,肥肥白白。時值仲秋,因而為名。幼時,頑劣不堪,教而不善,精力過人,常上山下海,破壞王也。未冠,變本加厲,不學無術,言不及義,好行小慧,目中無人。秋少負氣節,立志遠大,唯願終生無所事事,游手好閒,不勞而獲,好食懶飛。及後,竟因緣際會,負芨演藝學院。風起雲湧數十年。到如今,千帆過盡,一事無成,落花流水春去也。唯一生愛看書,雖不求甚解,無立德立言,然亦未作低三下四,奴顏婢膝之事。足以慰平生,曰:人也!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