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蜚蟲過之】政治部式跟蹤(雲海)
  • 2019-08-19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被所謂「便衣」晚間跟蹤,之後待他購買完雷射筆就拘捕;我的焦點落在整個過程非常似中共或昔日港英時代「政治部」之做法。政府跟蹤政治人物,其實在2014年佔中時甚至更早已經開始,尤其學生領袖,當局當他們毒販般死盯!

還記得佔中後一兩年,大約是香港眾志成立初期的某個晚上,一位左派組織朋友來電,他說:「雲海,你好像認識羅冠聰是嗎?」我說:「認識!有什麼事情?」後來的對話令我有點震驚。他表示,希望我可以向羅冠聰轉達一個訊息。

什麼訊息?就是希望他作為政治人物,應該要小心注意四周環境,因為從早上羅冠聰從離開家門開始,就已經被跟蹤,他去了那裏?中午去了哪食飯?去過哪一間便利店?什麼時候打電話等等都一一被跟蹤記錄!

最初我還是很懷疑,後來他把其中一段跟蹤拍攝羅冠聰的片段傳了給我,我也不得不相信情況就是這樣!可能你又會問,他為什麼要告訴我?並希望我將這事轉發呢?你可能不相信,但這個人確實是看不過這種跟蹤形式,而他又認為羅冠聰的警覺意識太低,希望我可以提醒他,不要被人跟蹤了一天甚至拍攝整個過程也懵然不知!

我很快就將這個情況告訴羅冠聰,羅後來怎應對我也管不了多少。很坦白告訴大家,那位左派朋友由始至終都沒有告訴我,是哪人、哪一個部門,幹這樣的事,當然我有合理懷疑是當今特區政府堅持否認存在的新政治部!

港英時期的政治部,就是針對不同政治意識形態的人調查及審問甚至逮捕,當中包括國民黨在港人士、共產黨員、左派組織人士等等,由於後期主要針對中共在香港勢力,所以回歸之前英國政府就要把它解散,政治部的人絕大部份亦移居英國等西方國家!

還記得當年我在商業電台節目《摩星嶺4號》,曾經訪問過一個罕見留港的前政治部人員,他在節目後親口同我講,當年這個隱形部門跟蹤及調查最多的人,是霍英東!當時那個秘密部門辦公室在現時舊灣仔警署總部內,而霍英東的檔案是由地面一直伸延至天花板!在1997年之後,民主派議員曾經多次質詢,保安局到底有沒有設立新政治部去處理政治人物,這麼多年來特區政府也是堅持「沒有!」但我打從心底不相信,我認為新政治部一早就成立了,應該掛單在保安局旗下,隱形辦公室應位於新警察總部內,或許也是在42樓同一層也說不定。

我又分享多一件怪事,還記得去年立法會西九龍補選嗎?當時主要陣營就是由以工黨名義出戰的劉小麗(後由李卓人代出選)大戰建制派捧出來的陳凱欣。本身認識劉小麗,在競選活動期間,她向我表示壓力非常之大,於是我就約了她在一個下午,於尖沙咀某一個地庫餐廳聽她訴了三小時的苦。

戲劇性的事在第二天早上發生,中聯辦竟然致電我所屬的同鄉會,並透過同鄉會請我一個星期後幫陳凱欣站台。什麼?我簡直傻了眼!

這種事情我生活在香港四十多年也未發生過!首先中聯辦不了解我嗎?以我的政治立場根本不可能會幫陳凱欣站台;其次我本人也從不為任何政治人物站台。後來有政治朋友幫我拆解:明顯有人知道之前你跟劉小麗有聯繫,對家就是怕你幫她站台,要求你幫陳凱欣站台,就希望你兩邊也不出現。

這個說法也不無道理,但我的焦點落在:有人跟蹤劉小麗(我深信自己不是被跟蹤的對象)我也馬上將這情況告訴劉小麗,若香港現在的新政治部針對泛民及學生領袖,極大可能跟中聯辦有相當程度的聯繫吧。

若一個文明社會任由一個自稱不存在的小組,不受任何法律監管、沒有任何監察、可以違反所有國際人權公約、甚至使用公帑運作,但市民及議員又毫不知情,這是多麼不合理又可怕的事情呢。我認為大家都不能將這種情況理所當然化,納粹黨的蓋世太保、明朝的東廠、蘇聯的KGB都不應該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存在,否則,香港人會失去個人自由意志了!



作者簡介:

雲海,全名陳雲海。傳媒界的頑童,有些不受控;喜歡周遊列國尋幽探秘,除了愛探索古靈精怪東西之外,也熱愛尋求社會真相。投訴是另一種嗜好,別人稱他為「炸兩俠」!

9月2日起升級條件將更新 繼續每月撐壹仔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