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攻】導賞與導讀|黃秋生
  • 2019-08-07    

 

我知道呢個題目唔係好吸引,但係為咗讀者以後睇我嘅專欄時唔好有太多疑問,所以先要解釋一下。

本文應該叫「導賞」唔係「導讀」,因為我唔係寫論文,只係寫下一啲個人嘅思絮,天馬行空,左腦同右腦嘅對話,所以,勉強可以叫導賞,唔可以稱為導讀。嚴格嚟講,導賞都唔可以稱得上,只可以叫做思維嘔吐物,賞個屁!或者叫做:「講明先吓,以後唔好再問我。」

不過我亦非常明白,唔會有人從第一篇開始一路睇落去,將來肯定有人發出好多????? 點解咁呀?做乜你又唔咁呀?學三條七話齋:「我之前都講咗嘞……」

點解用粤語寫?問題係,點解唔可以用粤語寫呀?有好多大文豪,例如魯迅,老舍,佢哋啲作品内容,都加咗好多地方語言,咁我梗係唔可以同人哋比較啦!所以咪全部用同一種語言囉!小學時國文老師教落:我手寫我口。咁我嘅母語係廣東話,而我又曾經係一個好聽老師話嘅小朋友,所以咪用廣東話寫囉!不過有時都會用下白話文嘅,視乎内容啦,若有需要,用英文寫添,講下咋!我英文其實唔係咁好,純粹「Brian problem」。

又聽講話,有乜嘢矮化粤語,又有啲唔知乜嘢專家話,粤語只係方言。我固然唔係乜嘢專家,係唔係方言我就唔知,不過如果你話母語教學,咁我母語係粤語,香港大多數人都講粤語,咁係咪應該用粤語教學呢?對香港人嚟講,普通話其實同外語冇乜分别,好多連簡體字都唔識睇,你話「拉面」?哦!講緊做 facial 呀?而且好多老師自己都搞唔掂,「哥喂同 sir,da 開 dee 衣 four。」點用普通話教學呀? 啲普通話真係普通囉。

我知道一種語言,只要有人講,有人用,就唔會消失,而且語言係文化嘅載體,消滅語言即係消滅文化。例如,我哋稱之為蝦子麵者,普通話人以為係蝦麵,因普通話中蝦叫蝦子,如果有日冇咗粤語,咁蝦子麵就變咗蝦麵,原來嘅蝦子麵就叫蝦卵面,粗口咁!

當然,學多一種語言點都係好,但係一定要建立喺保留自己文化之上。如果唔係,只會變成邯鄲學步(唔解釋啦,自己查啦)。

欄目名點解叫《非攻》? 冇得解,突然諗起呢兩隻字,又覺得幾有型,咪用囉。好似香港忽然間出現好多傻人發言,歪理當道理,講完自己信,仲要係律師呀、高官呀、教授呀咁,邊有得解啫!物以反常為妖,怪呀洪太尉誤走妖魔囉。



作者簡介:

黃秋生,字秋生、號秋生哥、影帝、黃哥、黄老師……等等。香江灣仔人也,生時,毫無異象,亦無大蛇入屋,只見呱呱墜地,肥肥白白。時值仲秋,因而為名。幼時,頑劣不堪,教而不善,精力過人,常上山下海,破壞王也。未冠,變本加厲,不學無術,言不及義,好行小慧,目中無人。秋少負氣節,立志遠大,唯願終生無所事事,游手好閒,不勞而獲,好食懶飛。及後,竟因緣際會,負芨演藝學院。風起雲湧數十年。到如今,千帆過盡,一事無成,落花流水春去也。唯一生愛看書,雖不求甚解,無立德立言,然亦未作低三下四,奴顏婢膝之事。足以慰平生,曰:人也!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