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蜚蟲過之|雲海
  • 2019-08-07    

 


首先再次多謝《壹週刊》找我這個比較麻煩的作者去撰寫專欄文章,得他們邀請後,我只思前想後一會兒,便決定接受邀請,原因好簡單,在香港文化界能夠發聲的途徑及機會越來越少,有些被政府強逼歸邊之傳媒,有些被老臣子們早被自我審查打壓得體無完膚!

自八九十年代,我自己親身體會的放任創作和寫作自由,到今時今日極大部分傳媒,連「大陸」這兩個字也不能寫,一定要用「內地」,縱然這完全違背地理常識與 common sense,他們也認為願意歸順於這種納粹式的運作模式,感到超級可悲,也可怕!

在《壹週刊》這個地盤,我相信可以盡情自由寫作,可以將我所想所知告訴大家!關於這個専攔 的名字叫〈蜚蟲過之〉,我要解釋一下,稍有學識、經常自稱關注中國文化的人必定知道,它來自古籍《論衡》卷二〈幸偶〉篇;當中原句是這樣的:「蜘蛛結網,蜚蟲過之,或脫或獲;獵者張羅,百獸群擾,或得或失.......!(題外話:「或得或失」就是來自《論衡》,如果你連這個也不知道,你就請勿告訴大家你是深愛中國文化的人!或許「愛」字頭者愛的中華文化並不包括吧!)

文字一點也不難解,蜘蛛結網後,有些昆蟲經過,有些捉到,有些捉不到。很喜歡這簡單的小道理;我自少是一個喜歡蜘蛛的人,任何在我家中出現的蜘蛛,我從不殺戮,自少父母也告訴我:牠們是益蟲!

有時我也認為,自己是一隻蜘蛛,一隻在荒謬怪誕社會掙扎生存着的蜘蛛,我在整個社會不同地方不同角度建立網絡,等待故事、等待真相、等待傳說經過,有時捕捉到,有時錯過了,捉到的時候我會將它綁成蛹,慢慢消化之後,就直接告訴大家!

本來作者及記者,就應該是一隻社會上的蜘蛛,搜羅這些東西給讀者知道,尤其是在極權社會,蛇蟲鼠螻肆虐的年代,更應捉得一隻就一隻!

以後我會把穫者放此見大家,請多多指教!



作者簡介:

雲海,全名陳雲海。傳媒界的頑童,有些不受控;喜歡周遊列國尋幽探秘,除了愛探索古靈精怪東西之外,也熱愛尋求社會真相。投訴是另一種嗜好,別人稱他為「炸兩俠」!

7月15日起 《壹週刊》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期待你繼續支持,讓我們與香港人一起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