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案解密|G4地獄訓練】英國人用人智慧 前G4長七:像搾蔗,用盡你最後一分力
  • 2019-04-28    

 

在G3待了約五個月,「冥冥中主宰」又把洪立明「長七」帶到G4要員保護組(VIP Protection Unit)。

有一天上班,上級通知「長七」到總部報到,「只說鄰組G4要人,我要參加一個為期三天的遴選試,當時我不知道G4是甚麼,上級叫我去,我就去。」

三天的遴選試,首兩天時間是早上八時至傍晚六時,「就是一些體能測試,如引體上升、跑步等。」

最後一天則是通宵遴選,「有一個保護要人的實習,對方是元首或者皇室成員。場景是在凌晨成分,有恐佈份子突襲,考驗我們的應變能力。」

考官會從一百人當中,不斷篩選,在最後一晚選出四名精英。

「長七」說,考試題目看似簡單,但過程卻是挑戰人體極限。

「那一刻,我才領略到甚麼叫老人家。乘巴士,老人家上車很困難,經過那三天遴選,我

領略到,原來當體力完全透支,走一步路也沒有力,連上巴士那一步,也是很艱難。」

環顧其他參選人,體能比他出色的不少,但最後都落選,成為「長七」的手下敗將,他知道考官挑選人才的原則後,不禁佩服英國人用人的智慧。

「那些測試,不只要了解你的反應、靈敏度、轉身速度,最重要一點,是看你的本質和心態。」

「每一關,你都能夠做到十下,雖然合格,但這不是他們要的人。人的體力,經過多重考試後,如果有盡力的話,體力會透支,動作會變慢,你仍然能夠保持敏捷,這代表你有留力。隱藏實力的人,教官會馬上踢走。」

那些考試,就像搾蔗那樣,搾完再搾,要把參選人耗盡精力,最後仍然堅持到底,就有緊守崗位,奉獻精神的素質,將來能夠勝任保護英國皇室人員、政要、重要人物的工作。

「你有沒有盡力而為,這才是重點,選鬥心很強的人,而不是體能上非常出色的人。」

之後「長七」接受了為期六個月的基本訓練,包括搏擊、槍械使用,武力控制,防衛性駕駛、風險評估、急救等,才正式成為G4。

六年G4生涯,難忘的經歷多不勝數,其中一樣是實戰式訓練。

「會安排我們到其他紀律部隊受訓,如我曾被派到消防處,感受在火警環境下,高溫對人的意志力和決斷力的影響。這一點很重要,保護VIP期間,難保不會出現火警,有了這個體驗,當真的發生火警,G4就能馬上因應環境作出緊急應變。」

「長七」亦曾被派到瑪麗醫院、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隨救護車出發,親身了解突發罪案的現場環境,以及在急症室觀察醫生如何為傷者急救,令他開眼界,見識各樣求生技能。

「江湖人原來另有自我急救方法,肚子被劏開,他們會把外露的內臟,塞回肚內,然後保持一個姿勢,像蝦米那樣捲曲身體,伏在地上,等候救護員送院。」

八六年時,G4更邀得英國空勤特遣隊SAS(Special Air Service)的退役軍人來港,教授為期三個月的課程。

「他們曾參與阿根廷戰役,有豐富作戰經驗,那一次,除了G4外,SDU(飛虎隊)和ASU(機場特警)也有上課,進行集體訓練。」

部門除了要求G4有奉獻精神,在壓力下仍能打出精準槍法外,對體能的要求亦非常嚴格。

「部門的寫字樓在灣仔軍器廠街警察總部,上班時間是早上八時,如果沒有行動,不用保護VIP或皇室成員,我們就要換上運動裝操體能。」

「我們要赤膊上陣,展示G4身形,由軍器廠街總部起跑,一出馬路就上法院道,沿太古廣場的斜路跑上去,出波老道,再上寶雲道。」

「寶雲道是一條非常斜的路,我們的跑法是,四十人一起跑步,第四十個人,需越過前面的三十九人,跑到頭位,第三十九人、第三十八人,如此類推,越過前面所有人,跑到最前頭,十分講求意志力和爆炸力。」

入寶雲道後,G4會上黃泥涌峽道,再入南風道,進入警察訓練學校操練,「長七」說,這時時候,地獄式訓練,正式開始。

「有三對重量級啞鈴,第一對啞鈴是十五磅,第二對是十磅,第三對是八磅,表面上任君選擇,但如果真的取起三磅啞鈴,這是很大侮辱性,我告訴你,一上手,會有一個感覺,比死還要痛苦。」

G4取起啞鈴後,需在警校跑步,「你會問,這樣跑步有甚麼特別?特別是,你拿著一對啞鈴

跑一段路後,會感到百上加斤,寸步難行,你會想把啞鈴丟掉,但這對啞鈴一丟到地上,代表你已沒有資格做G4,因為啞鈴代表配槍,放下啞鈴,等於放下尊嚴。」

「這是其中一種洗腦方法,看你有沒有膽色和耐力,是否遵守紀律。」

提著啞鈴由學堂跑到深水灣,開始踏入戲肉,「放下啞鈴,然後游向和登上三個浮台,讓領隊見到,才游回岸上。」

之後是赤柱、淺水灣,「淺水灣有五個浮台,同樣操法,連續游上五個浮台,再返回岸上,想想 ,當時是夏天,溫度三十多度,我們需在這樣的高溫和全身流汗下,下水游泳,體溫要適應大反差,絶對是大考驗。」

整個操練約在三小時內完成,「長七」看來,最難受是游泳後,再跑回總部的時候,「不能用布抹腳,穿回鞋子馬上就跑,這時候,沙跑到鞋子裡,磨到足底的皮子很不舒服,但部門就是要我們記得這煎熬的感覺。」

有一名隊員叫「長七」最難忘,英國人,六呎四吋高,體重近二百磅,有一次,他跑到「流口水」,差點死去。

「原來當一個人的體力下降到極點,失去神智的時候,會連吞嚥口水的力都沒有,流口水就是警號,那意味,你將會死亡,踏入死亡。」

「他已經沒有意志力,為甚麼仍然繼續跑?你能不佩服英國人的手段嗎?」

第二集完,待續。

採訪:蕭瑩盈

攝影:Sunny Lau 阿霆

「壹起出手,撐新聞自由!」
立即免費訂閱《壹週刊》

登記成為壹會員,睇盡獨家內容,會員活動!

http://bit.ly/NextSubscrition30

【逐步教學】立即登記訂閱《壹週刊》! 免費無阻睇盡全部精彩內容

http://bit.ly/2UWG7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