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你張國榮|形象問題經理人曾反對演《霸王別姬》 哥哥演「程蝶衣」成就不朽經典|利雲志專欄

  • 發布日期:2019-03-31 22:04
    最後更新日期
    :2021-04-01 01:05
  • 想你張國榮|形象問題經理人曾反對演《霸王別姬》  哥哥演「程蝶衣」成就不朽經典|利雲志專欄

 

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僅頒發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5大獎項,簡單俐落不設入圍名單,大會直接公布得獎者;第2屆開始玩提名遊戲,剛加盟華星、仍未大紅的張國榮,憑《烈火青春》躋身影帝最後5強,不敵麥嘉(《最佳拍檔》及洪金寶(《提防小手》)雙影帝,雖敗猶榮;此後,哥哥分別再以《英雄本色II》及《胭脂扣》衝擊帝座,同樣無功而回。

轟烈地高調封咪,老天爺也許深生不忿,立即發動萬有引力,誓將哥哥拉回娛樂圈──因《阿飛正傳》獲封金像獎最佳男主角,他再不執著於發表過引退宣言,怕被旁人批評什麼「姣婆守唔到寡」,想演便演,毋須過慮。

頒獎禮當晚,哥哥沒有親身領獎,91年5月回流物歸原主,他直認正在接洽幾齣戲,其中一齣為《霸王別姬》,但事實上,當時導演陳凱歌仍不太熟悉誰是張國榮,未答應讓他來演程蝶衣,更意想不到的是,接下來的幾個月,事情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11月,老闆娘徐楓召開記者會,宣布哥哥無法演出《霸王別姬》,由尊龍冷手執個熱煎堆......

先來交代,哥哥與《霸王別姬》的深厚緣分。80年,港台導演羅啟銳籌拍《香港香港》其中一個單元《霸王別姬》,靈感沿自他最愛的一齣邵氏電影《報仇》,戲中狄龍演關玉樓,是位京劇小生,弟弟姜大衛則名關小樓,羅啟銳想藉《霸王別姬》向《報仇》致敬,將「霸王」取名段小樓,深愛他的師弟「虞姬」喚作程蝶衣,乃因羅啟銳與名填詞家陳蝶衣交情不錯,順手借用一下。

兩大主角,羅啟銳早已有理想人選,段小樓找來有京劇底子的邵氏小生岳華,程蝶衣鎖定張國榮,此前羅啟銳曾與哥哥合作另一齣港台劇集《島的故事》單元《沙之城》,覺得這個麗的新人演技不錯,最重要是外型清秀,很適合反串花旦;萬事俱備,就在首天開工前一晚,哥哥緊急致電羅啟銳,表明經理人譚國基反對他演同志角色,羅啟銳不肯放棄,頭幾天邊拍童星邊落咀頭,惜哥哥去意已決,唯有忍痛易角,由余家倫接手。

哥哥對程蝶衣念念不忘,當紅後一度跨下海口,如果有人願意投資《霸王別姬》電影版,他不但願意演出,更答應投放一半資金,但當徐楓向原著作者李碧華購入版權,哥哥又再改變主意,原因又是同一個——經理人陳淑芬勸告,盡量與這類女性化角色劃清界線。

假使,徐楓在那個時候立即開機,哥哥將再一次與程蝶衣擦身而過,但偏偏,徐楓意屬由陳凱歌執導,陳凱歌起初對這個劇本興趣不大,徐楓費了2年脣舌才令大導演首肯,這個時候,哥哥剛好封咪,演了一齣稱心如意的《阿飛正傳》,迎來期盼已久的金像獎帝座,一下子興奮並未沖昏頭腦,反倒令他更加清醒,領略笑罵由人、灑脫地做人的真諦,不用被「引退」兩個字綁死,擊倒心魔開放自己,不放過任何好戲!

哥哥肯演,不代表立即事成。在他回港領取金像獎獎座,興奮地表示接拍《霸王別姬》成數很高之際,陳凱歌對他的國語仍抱有懷疑,並沒有接納他演程蝶衣,是以第一次相約會面,徐楓與李碧華心情七上八落,生怕哥哥不合陳凱歌眼緣,更甚是哥哥根本不知道,自己還未被正式「取錄」!

那一天終於來臨,自以為坐埋一條船的哥哥,急不及待問陳凱歌:「我們那齣《霸王別姬》,什麼時候開機?」徐楓與李碧華緊張得交換眼神,卻不敢搭訕,陳凱歌沒有特別澄清「我們」的定義,老實地回答:「明年(92年)2月就要開拍了!」哥哥竟坦率說不:「我報了電影課程,要7月才能拍!」「楓華」幾乎從座位上彈起,陳凱歌會不會當場發飆,就此拉倒呢?

空氣凝住了的一瞬間,陳凱歌沒有一絲憤怒,很冷靜地說:「2月開拍的話,可以涵蓋冬天與夏天的氣候與景色,你好好考慮一下吧!」聽來沒有抗拒之意,待哥哥上了廁所,兩個女人連忙了解對哥哥的感覺,陳凱歌從容地點頭,微笑道:「這樣,你們開心了吧?」初步印象過關,陳凱歌要求哥哥往北京練好國語及京劇,哥哥爽快答應,又願意減片酬及取消讀書計劃,顯出十足誠意。

再過一關,該沒有任何阻滯了吧?電影開拍前三個月(91年11月),徐楓召開記者會,宣布哥哥因為接拍《家有囍事》及《藍江傳之反飛組風雲》致無法抽身,故程蝶衣一角已落在尊龍手上,戲劇性突變讓所有人措手不及,背後原來又與經理人有關——徐楓滿以為哥哥會全面配合,誰知經理人提出只能給予4個月檔期,逾期補水逐日計到足,更保留隨時回港的權利,徐楓大感無癮之際,尊龍擺明車馬搶角色,不惜一切只為能演程蝶衣,雖只匆匆見過一面,但徐楓深感尊龍完全放下身段,相對麻煩多多的哥哥,沒深思細想,也沒有試過造型,便衝動地對外宣布換角!

同年12月中,尊龍該飛往北京開始訓練,一旦進入啟動模式,還能剎停嗎?上天有心向徐楓澆下一盆冷水——換角記者會後,亞太影展隨即展開,徐楓與尊龍在台灣會面,仔細望真,徐楓驚覺,怎麼輪廓滿是稜角?稜角是反串的大忌!再來晴天霹靂,哥哥也恰巧獲邀成為影展的頒獎嘉賓,不時在場合遇上,那張毫無稜角的俊臉,像在時刻提醒徐楓作了最錯誤決定,《霸王別姬》未拍已注定失敗!

萬般忐忑回到香港,聲言毫不計較的尊龍,又是講一套做一套,經理人要求比哥哥經理人更辣,徐楓引刀成一快,即時放棄尊龍,希望斟回哥哥;也許面子攸關,哥哥這邊廂斷言拒絕,那邊廂卻替《號外》拍下經典反串封面,更將封面打稿轉贈陳凱歌,最後勞動陳凱歌出手收拾殘局,暗中邀哥哥往北京試造型,雙方均感到滿意,哥哥親自向經理人反映,不要再加額外條件了,就維持原價接戲吧!

兜兜轉轉,程蝶衣始終屬於他。哥哥努力練功、學京片子、訪名伶取經、觀摩錄影帶,又不想朋友探望,希望爭取時間說好國語;信心大增,他主動要求不用替身,僅保留幕後代唱,盡量在鏡頭面前表現自己。

每次重看《霸王別姬》,總是容易被哥哥打動,那無意的風情萬種,讓人目弦神迷。
+4  《霸王別姬》劇照。
每次重看《霸王別姬》,總是容易被哥哥打動,那無意的風情萬種,讓人目弦神迷。
 《霸王別姬》劇照。
  《霸王別姬》劇照。
  《霸王別姬》劇照。
  《霸王別姬》劇照。

93年康城影展,《霸王別姬》與《鋼琴別戀》成為奪標頂頭大熱,《霸王別姬》先得國際影評人協會獎,到公布金棕櫚獎(最佳電影),《鋼琴別戀》率先脫穎而出,台灣記者正納悶不已,大會再公布《霸王別姬》獲得同一個獎項,這屆金棕櫚獎鬧雙胞!美中不足的是,基於康城有公平分配獎項的慣例,加上哥哥未為歐美評審所熟悉,致無緣憑此封帝,但翌年贏得日本映畫批評家大賞的最優秀男優賞,也算是個安慰獎。

更何況,經典記憶抹不去,每次重看《霸王別姬》,總是容易被哥哥打動,那無意的風情萬種,讓人目弦神迷。

撰文:利雲志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