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你張國榮|暫別樂壇專注電影 憑《阿飛正傳》首封金像影帝|利雲志專欄

  • 發布日期:2019-03-31 22:03
    最後更新日期
    :2021-04-01 11:28
  • 想你張國榮|暫別樂壇專注電影 憑《阿飛正傳》首封金像影帝|利雲志專欄

 

89年,張國榮宣布封咪,本意是告別演唱會曲終人散,再拍罷吳宇森執導的《縱橫四海》,便從此歸隱加拿大,但酷愛演戲的他,替自己留了條後路──遇上心儀的角色,他願意繼續接戲。

環顧當年,有一位新晉導演,最能挑起哥哥的好奇與合作意欲,這個人叫王家衛,剛執導處男作《旺角卡門》,票房1100萬中規中矩,但風格獨特、影象凌厲,很受行內人推崇,最難能可貴的是,3大主角在他的掌舵下脫胎換骨,劉德華與張曼玉首次衝擊金像獎帝后,無功而回也贏盡掌聲,學友更成功突圍,收穫一尊最佳男配角獎座。

《旺角卡門》後,王家衛想向母親致敬,拍一齣有關六十年代的電影,卡士初定有華仔、Maggie、梁朝偉,策劃是陳榮光,亦即黎明前經理人陳善之,他曾於86年加入華星,有分參與哥哥當年紅館演唱會;未知是有意栽花,抑或無心插柳,告別演唱會舉行前夕,哥哥相約陳善之午膳,席間提到渴望與王家衛合作,甚至揚言「幾辛苦都肯拍」,陳善之摸清他的心意,閃電在同一日黃昏急call王家衛赴會,那是哥哥與王家衛的第一次見面,快人快語,哥哥落實加入《阿飛正傳》。

張國榮渴望與王家衛合作,甚至揚言「幾辛苦都肯拍」
張國榮渴望與王家衛合作,甚至揚言「幾辛苦都肯拍」

已成巨星,哥哥不諱言自傲,很難可以認識新朋友,卻跟家衛一見投緣,他覺得這個新導演有理想、值得信任,因應「母子情意結」這個話題,哥哥盡訴小時候與生母關係疏離,轉而跟工人六姐相依為命的心結,又毫不吝嗇地分享個人感情觀,編劇出身的家衛聽著聽著,腦海不其然創作出旭仔,他窮一生要尋找生母,對其身世守口如瓶的養母潘迪華愛恨交纏,同時細看哥哥的精致輪廓,家衛想到應該是貴族之後,其母該是別有隱衷的王室成員。

哥哥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原定只是客串14個工作天,總之家衛要他怎演都可以,並非存心與華仔、偉仔爭戲分,只不過與哥哥傾談過後,家衛覺得旭仔有發揮的空間,變成《阿飛正傳》上集的主線軸心,偉仔為下集重心,華仔則是貫穿整齣戲的靈魂人物;第一個通告,6大巨星齊集於皇后餐廳,但大家沒有劇本,也不清楚要拍些什麼,各自在車上等待王大導召喚試戲,第一個被點名的是張學友,他拍過《旺角卡門》,平時會用上海話與家衛溝通(家衛是上海人、學友是天津人),家衛覺得,學友應該是最放鬆的一個,就叫他進餐廳吃意大利粉,不停的吃了二十多碟,家衛還是不太滿意。

第二個,劉嘉玲來。「拍《阿飛正傳》前,我在無綫對自己演戲蠻有信心,再拍了區丁平導演的《說謊的女人》,我也覺得挺好,表現自如,王家衛說:『嘉玲,你應該也很放鬆,進來吧!』也真的沒什麼可怕呀!」桌上的一包煙、一個打火機成為即興道具,家衛沒有提供對白,隨嘉玲自由發揮,演多久都可以,當下,嘉玲慌了!「作為一個演員,當無限量給你發揮的時候,原來是很恐怖的,因為你不知道要怎麼表演,然後我記得,拿一包煙又抖、拿打火機又抖,就是不知道讓幹嘛才好,那是非常折磨人的!」埋單計數,共拍了98個take!
劉嘉玲:作為一個演員,當無限量給你發揮的時候,原來是很恐怖的⋯⋯
劉嘉玲:作為一個演員,當無限量給你發揮的時候,原來是很恐怖的⋯⋯

嘉玲直言,那一刻簡直信心全失:「怎麼到了王家衛的電影,我變成不會演戲呢?後來我才發現,家衛要的那種演戲方式,是真正在電影裡生活,他不要你在演戲、在表演,你就是角色那個人,但我們從訓練班畢業,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自己的表演方式,覺得要表演一些出來,但他偏偏就是要把這些東西磨掉!」

嘉玲的遭遇,身處車上的哥哥、偉仔、Maggie與華仔很快收風,惶惶然不知所措之間,哥哥成為第三個上陣的勇士,他演了戲中有出現的一幕──玩牙籤,只拍了14、5個take,大家都讚好犀利;第四個偉仔再快一點,6個take,不知不覺已近天亮,Maggie提議擇晚再拍,結果準時現身的華仔幾乎白等了一晚,唯一的貢獻也不少,就是拍下《阿飛》六星連珠那張經典海報。
偉仔6個take,就達到王家衛的要求
偉仔6個take,就達到王家衛的要求
緊接就是九龍城寨的戲分,家衛有想過加入哥哥,但再細看,貴族好像不該出現在這個時空裡,便先讓哥哥回加拿大休息,一等就是9個月,安逸最易囤積脂肪,哥哥體重創下146磅新高,回流後家衛閒閒一句:「那有這麼肥的飛仔?」激將法非常奏效,哥哥每天游水、做運動,一口氣激減16磅,體重急降至130磅,腰圍亦由30吋減到28吋半;大概不想暴殄天物,家衛又提出,希望哥哥穿背心孖煙囪跳cha cha,他爽快答應,僅要求鏡頭予以遷就,別特寫不夠壯碩的左臂,典型處女座完美主義。
王家衛閒閒一句:「那有這麼肥的飛仔?」激將法對張國榮非常奏效
王家衛閒閒一句:「那有這麼肥的飛仔?」激將法對張國榮非常奏效
哥哥全情投入,與Maggie頭貼頭的纏綿鏡頭,NG達47次;在後台化妝間邂逅嘉玲的一幕,哥哥拳打欺騙養母潘迪華的菲律賓人,聞悉對方不是專業演員,哥哥特別交帶陳善之:「請你跟他說一聲,完全沒有個人針對,開機後我不會就力,因為他是我戲中要打的人!」哥哥情緒大爆發,執起鐵鎚怒打對方致骨裂,更敲碎了整個洗手盆!事後,哥哥十分關心那位特約演員的傷勢,揚言如果電影公司沒有賠償,他會一力承擔醫藥費,知道劇組已作適當處理,方始安心。
哥哥全情投入,與Maggie頭貼頭的纏綿鏡頭,NG達47次
哥哥全情投入,與Maggie頭貼頭的纏綿鏡頭,NG達47次
在菲律賓拍攝結局戲,只得一星期行程緊密,哥哥每天平均只睡個多小時,他開玩笑:「幸好這段戲需要容顏憔悴,不化妝便可以開工!」在殘舊不堪的場景,出現哥哥與華仔兩大平生最怕──哥哥最怕飛曱甴、華仔最怕大老鼠,之前在城寨開工,華仔為避老鼠,試過一步跳上6級樓梯,埋位前又唸唸有詞:「千萬別讓我看到老鼠!」不過正如怕飛曱甴的哥哥,只要家衛一喊camera,腎上腺指數飆升,畏懼即蕩然無存!

燦爛或暗淡,旭仔是怎樣的去?家衛很想捕捉哥哥從行駛中的火車一躍而下,心口掛著個勇字的哥哥也想嘗試,但經再三討論,萬一鋼絲斷掉,腳底下便是大蕉林,後果可大可小!為保安全,只得運用剪接效果,再加入殺手向哥哥開槍的鏡頭,了結冇腳雀仔浪蕩一生。

撰文:利雲志
張國榮在菲律賓拍攝結局戲,只得一星期行程緊密,哥哥每天平均只睡個多小時,他開玩笑:「幸好這段戲需要容顏憔悴,不化妝便可以開工!」
張國榮在菲律賓拍攝結局戲,只得一星期行程緊密,哥哥每天平均只睡個多小時,他開玩笑:「幸好這段戲需要容顏憔悴,不化妝便可以開工!」
左起杜可風、鄧光榮、張叔平及王家衛,當日是第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杜可風攞最佳攝影、張叔平攞最佳美指、王家衛攞最佳導演,鄧光榮作為出品人代表《阿飛》攞最佳電影獎。
左起杜可風、鄧光榮、張叔平及王家衛,當日是第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杜可風攞最佳攝影、張叔平攞最佳美指、王家衛攞最佳導演,鄧光榮作為出品人代表《阿飛》攞最佳電影獎。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