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蚊新鈔港女〡一人分飾兩角】香港粵劇花旦 變身日本娛圈少女偶像組合
  • 2019-02-25    

 

粵劇與日系偶像,竟能混為一談?一邊是自明朝流傳至今的歷史瑰寶,另一邊是青春活潑、與粉絲同樂的日潮流文化,風馬牛不相及!然而,對二十來歲的胡敏嘉(Rika)來說,兩種興趣共存,她才是完整。

Rika現為香港演藝學院戲曲學院四年級學生。2014年,Rika作為香港女子偶像組合「乙女奇蹟」的隊長出道,經歷解散,Rika近年繼續以「乙女新夢」之名,與其餘5位成員,每個月在葵涌某工廈舉行live及握手會,甚至將會於日本發行唱片。

Rika獲挑選參與拍攝中國銀行新發行鈔票的廣告,其中100元新鈔中的花旦,Rika是其中一位供設計師參考的模特兒。

自初中憧憬偶像組合

當記者以為Rika是因為愛聽日文歌,才萌生當偶像的念頭時,她出其不意地道:「其實我先喜歡做偶像,才喜歡聽日文歌,再留意日本文化。」說到日本偶像,香港人腦海中浮現的,多半是AKB48、Morning娘等著名組合。然而對Rika來說,相對冷門的Berryz工房才是她的最愛:「中三時,朋友讓我看日本女子組合『Berryz工房』的MV,那些少女跟我差不多年齡,穿上漂亮的衣服,又唱又跳,像發光一樣,我就好想試。」接着,一個女團選拔的機會出現了。「當初是朋友告訴我有招募的,但沒有信心,在截止報名當日,覺得不會有第二次機會,就傾注一擲了。初選當日需要演唱指定的曲目,還有才藝表演,我便跳了akb48的舞,複選就是面談,最後成功通過。」

原以為Rika一頭栽進演藝事業,豈料考畢公開試,她又再次出人意表,挑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地理系,「其實我報讀了浸大地理系和中大的日本文化,但我不慎錯過後者的面試……不過,我從小喜歡大自然,地理我同樣喜歡。」四年大學生涯轉眼而過,Rika找了份平凡但穩定的工作,朝九晚五,夠鐘就放工,在香港,容許冒險的空間太狹窄,倒不如安安份份,就算沒有大作為,至少教身邊人放心。但經過一輪思量、猶豫,Rika重新審視自己的內心世界,「自己最喜歡的,還是舞台。」

相逢恨晚 畢業後才愛上大戲

Rika的公公是粵劇燈光師,她小時候會往戲棚跑,以為這是個少女耳濡目染,愛上粵劇的故事嗎?非也,Rika與粵劇的不解之緣,竟是後來一次觀賞粵劇偶然結下。「演藝學院老師改篇沙士比亞《馴悍記》為粵劇,唱做唸打、要懂跳舞、懂音樂,很豐富。」

人本不是單一,她既可以欣賞日本對次文化的大度、寬容,同時敬畏源遠流長的廣東傳統藝術。

就像中學時要做偶像、大學時要讀地理,Rika再次決斷地報讀演藝戲曲學院,忽爾走上計劃以外的道路。縱使,她對粵劇近乎一竅不通。「面試前,我跟行內人士學唱一段粵曲,幸好順利獲選。」又是四年寒窗,青春短暫,豈容誅多嘗試?縱然忑忐,但對舞台的熱愛令她把疑慮拋諸腦後。

擁有小眾興趣,難免會被貼上標籤。香港人作為日式女團出道,是「發明星夢」、「強出風頭」;鍾情粵劇,就是「老套」、「畀阿婆睇」。Rika曾經受到冷言冷語,有人覺得她不切實際,偶像和粵劇沒有前途或錢途。「聽到這些說話其實很打擊,很無力。」,但相比以前,香港人已較能接受日本偶像,「現在我說出來,旁人起碼不會有很誇張的反應,更多是好奇。」而做大戲,Rika秉持對傳統文化的祟敬,希望能推廣予年青人。「有些粉絲來看大戲,他們說,如果不是我,他們不會欣賞到人生第一場粵劇。」

分身乏術 只為緊握當下機會

Rika的行程被填滿得喘不過氣,上一秒身穿日式校服,繫着大蝴蝶結載歌載舞,下一秒匆匆卸妝,白濕粉、紅濕粉、乾粉往臉上塗抹,貼上假髮片,便要在另一個舞台登場,只是觀眾變成公公婆婆。訪問那天,Rika一個人拖着大行李箱便來了,𥚃頭全是粵劇妝髮服飾,表演前要把戲衣熨的妥貼,化妝打理動輒兩小時。「最近試過一次,粵劇與粉絲見面會衝撞了,我唱完大戲,即刻落妝,飛的士去粉絲見面會,完結後再化大戲妝,回去繼續表演。」這超人時間表令人瞪目结舌,會否太貪心了?未幾,Rika向記者遞上卡片,原來她同時擔任學生會幹事,需籌辦各種學校活動,分明「未玩夠」。廿四小時被擠得不漏半條縫,一天究竟能睡幾多個鐘?Rika笑道:「其實我盡力迫自己,一日瞓夠5個鐘。」

忙碌,但Rika樂此不疲,「很多人擔心我顧此失彼,他們建議我取捨,但偶像和粵劇我都喜歡,機會一旦失去就會消失了。」

談了許多夢想,是時候回到現實的問題。香港人做日本偶像,行得通?又或者,可以行多久?「因為我喜歡做的事,不能以金錢衡量,當然要做兼職去維持基本生活費,能夠生活就可以了。」Rika早有思量,偶像不可能是終身職業。她無法接受離開舞台,但要挑起一部粵劇的大梁,絕不是一蹴而就,故此,她願用一生追求粵劇的學問,「文學、智慧、身段、語言,是我一輩子都學不完的。」

演藝學院畢業後,她將繼續忙碌人生,白晝全職工作,晚上找老師深造粵劇。而偶像的光采,在她的人生旅途上僅曇花一現,「偶像就是,在女生最青春的時刻,把元氣帶給台下的人。」當花信年華的活力消逝,沉澱和內涵才是經得起時移世變。

採訪:鄧詠瑤

攝錄:傅俊偉、林志謙

剪接:李威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