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問快答|香港外國大不同】芬蘭自由度大 瑞士體育堂多 奧地利不為考試而學習
  • 2019-01-30    

 

香港的家長常常嚮往外國的教育方式,芬蘭教育早被「擺上神檯」,甚至已經有學校引入芬蘭教育。另一邊廂,俄羅斯的教育方式卻鮮被提及,神秘莫測。五位來自芬蘭、俄羅斯、瑞士、奧地利以及意大利的中學生到香港交流一年,親述香港和自己國家的教育方式有何異同。

芬蘭中學似香港大學

來自芬蘭的Aino Kataja認為芬蘭的學校給予學生更多自由,上學時間也可以自由進出校園,「我在香港和很多人談過,他們都將芬蘭的中學教育和香港的大學教育相提並論。」芬蘭的中學生已經要自己安排時間表,確保自己修讀足夠的科目之後才能夠畢業。

近年香港越來越多學校推動電子教學,要求學生購入平板電腦,原來芬蘭學校一早將所有教材電子化,「所有書都在電腦裡面,而且筆記都是用電腦寫。」

俄羅斯功課多過香港

Polina Klipatskaya來自俄羅斯,與Aino正好相反,她覺得香港的學習環境比俄羅斯自由得多。「俄羅斯上堂的時候,你要保持絕對安靜。」而且在俄羅斯讀中學不能選科,「我們一年要讀16科,所以有更多功課,無時無刻都很大壓力。在香港我只需要選兩科,我覺得讀得很輕鬆。」

不過被問及想在哪個地方讀書時,Polina還是選擇了俄羅斯,「我可以認識這個世界更多,因為我們什麼都要讀。香港的教育都很好,不過可能不適合我。」

瑞士不受土地問題困擾

Jannes Burch來自瑞士,雖然他和Polina一樣要讀十幾科,但花在功課上的時間卻遠比香港少。瑞士學生要讀的科目也較為冷門,例如有哲學、設計、勞作、甚至心理學。瑞士的校規亦相對地少,「我們不用穿校服,上學時也可以用電話。關於粗口、尊師重道等規矩在香港是嚴格很多。」

Jannes特別強調,瑞士有更多體育堂,亦有更多空間上體育堂,「基本上無論做什麼都有更多空間。」深受土地問題困擾的香港有運動場的學校屈指可數,的確不可能滿足熱愛運動的Jannes。

奧地利不為考試而讀書

外界認為香港的文憑試課程內容艱深,但來自奧地利的Melina Häusler卻嫌老師教的內容太基礎,進階的內容要靠自修。「奧地利的老師會將他懂的都傳授給我們,即使是很難的都會教,就算考試不考也教。」

她又觀察到香港的師生關係密切,「我的朋友們會將自己的心事告訴老師,尋求他們的意見。但在奧地利我們不會這樣,我們不想在下課之後和老師有交流,他們只是傳授知識給我們的人。」

意大利高中讀專科學校

意大利男孩Francesco Matera指,意大利的中學生只需要上學半天,到中午就可以放學。不過就要馬拉松式上堂,休息時間很少。意大利的學生不是要選科,而是選專科學校。例如有專門修讀理科的學校、語言學校,甚至專讀拉丁、希臘文的古典語言學校。Francesco就是理科學校的學生。

無論是生長於自由抑或壓抑的學習環境,五位交流生都偏好自己國家的教育方式。不過他們認為,雖然港式教育相對死板和高壓,但師生間亦師亦友的關係能讓學生更享受校園生活。

採訪:官琳

攝影:于港民

剪接:Kerw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