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匯豐「外判」HR】靠賣員工福利 油卡演唱會飛有折頭 職場「學生會」最高月賺30萬
  • 2019-01-29    

 

人工又加得不多,日日要OT,做到無停手,食飯時間都不夠,單看十號風球後人人趕返工的一幕,就知香港打工仔真係唔易捱。「打工仔喺香港只有一個鐘甚至係45分鐘食飯,因為要預15分鐘搭升降機同排隊。有機會要外賣飯盒返公司一邊做一邊食,件事未必開心。」於澳洲生活過十年、笑著分享以往在當地教書能跟同事吃三小時午餐的熊錦河(Teddy)指,正因有所比較,才深明港人的勞碌。

香港地生活指數又愈來愈高,為高幾百元轉工,大有人在。公司要留住員工,除了講金,也要靠講心,「香港市場其實較保守,好多公司嘅人力資源部(HR)本身有好多工作,咩叫員工福利?可能由佢哋初出茅廬到而家,都無接觸過呢類服務。」Teddy於三年前創立員工福利平台BenePanda,包攬衣食住行的各樣優惠,「就好似以前讀大學,你拎住張學生證落去文具店買支筆有折咁。」平台由美容剪頭髮,油卡優惠、平價學潛水到售賣演唱會飛都有,令公司可以加強員工忠誠度。

當初以一人之力及數萬元成本創業的Teddy不諱言說:「最初係要瘋狂cold call,我成日都同朋友講,公司最唔值錢嘅就係我嘅面皮。」有別一般公司由攻細客起,慢慢再打江山;Teddy一開始就跟匯豐交手,當然遇過不少質疑。「可能一間大公司,覺得以自己牌頭去搵優惠,比我搵得多搵得划算,會反問點解要用我嘅服務?」在以大數據為王的年頭,一間公司規模再大,也可能只有數萬名員工,而Teddy做的是匯聚各企業的人數,用更強牙力跟商家協商,爭取更多優惠。「唔接觸或唔願接受嘅個班HR,可能係怕有鑊要孭,怕會出事。」因此,他亦跟客戶鄭重聲明,不會售賣及轉讓旗下會員任何私隱及數據。

特平會費吸客

Teddy只用了三天就談成跟匯豐的首宗大生意,期後半年渣打、迪士尼以及國泰等公司亦陸續成為了他的客人,全因為成本不高,很多公司原來願意一試,把員工福利這範疇外判,以分擔HR繁重的工作。「20人以下嘅公司,每年成間公司收240元,21人以上就按每個員工人數計,每個月收1元。」

亦有公司希望透過優惠活動增加誘因,帶動同事做義工,一盡企業社會責任。「就好似九倉吳光正先生,佢會為自己公司組織一隊潛水隊,撥資源俾員工學潛水嘅同時,會帶同一班同事去海底撿垃圾,為環境出分力。」

最高月賺30萬

目前有40多間商戶跟其公司合作,提供貼地優惠;其自家網上購物平台提供多款產品如大品牌的護膚品、太陽眼鏡、旅行喼、小朋友教材及奶樽等也應有盡有,八成買家是女用戶。Teddy指希望發展可更全面,連會員的家人亦網羅:「我哋亦有同香港唯一一部治療老花機器嘅公司合作,提供治療優惠俾會員同家中老人家。」

會費便宜自然難有肉食,Teddy指七成利潤來至用戶網上購物,「我哋好似超市咁收取商家上架費,而每一宗交易亦會收取佣金。」「我哋做網上銷售及生意,最大嘅核心價值就係數據,所以我哋會分析唔同類別嘅同事鍾意咩買咩多,唔需要再依靠HR轉告我知佢哋嘅需要。」

除了持續引入不同產品給會員購物外,亦定期幫企業策劃不同活動,如聖誕市集及將為昂坪360而舉辦的員工健康週;Teddy解釋活動會按次收費,佔公司總利潤的三成。「最高試過月賺三十萬,但都有淡旺季之分,好似大時大節前一個月收入會較高,農曆新年到過完年後大家就少購物,個陣就係淡季。」創業短短三年,目前有五名員工,作為一間為打工仔謀福祉的公司,Teddy分享:「我自己公司文化係朝十晚六,唔准OT。」他指派錢不實在,用錢去衡量也未必可平衡整體利益,「倒不如公司撥筆錢,大家一齊出去吃喝玩樂仲好。」

撰文:黃綺敏

攝錄:鄭樹清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