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EYMAN TALK|唔買磚頭 睇好IPO 耀才CEO許繹彬:「你唔貪心係搵到錢!」
  • 2019-01-18    

 

耀才證券CEO許繹彬(Edmond)生於基層家庭,父母勞碌工作,他自細靠做暑期工賺取生活開支使費,明白金錢的重要,亦因此萌生對證券業的興趣。

股票市場是英雄地,也是英雄塚,Edmond曾經因為炒賣股票欠下債務,加上親人突然自殺離世,帶來雙重打擊,差點走上絕路。全靠母親一個電話點醒了他,從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經過沉重教訓,他投資絕對會做足功課,量力而為,不買磚頭,卻看好每一個IPO浪潮,「你唔貪心係搵到錢!」

Edmond坦言自己成長的家境不是太好,爸爸是小巴司機,母親就拎線頭回家剪、搣膠花,就這樣養大一家六口。他中學被派到中半山的高主教書院,同學住薄扶林碧瑤灣,他就住西環堅尼地城屠房隔籬,天堂與地獄。

「當時教育制度係咁奇怪,派到你就去,我是一個市井之徒,去攀附一個貴族,當然而家會識教仔(兒子今年11歲),話人哋有錢人哋嘅事,但問題係當你在青春期成長過程中,就會問點解人哋得,我唔得,點解人哋可以有錢睇戲,我就唔可以。」

他唯有想辦法自己搵錢,「唔係冇試過攤大手板問阿爸阿媽攞錢,係攞到唔好意思,亦唔想加重家人負擔。」

血淚暑期工

祖藉潮州的他,有着潮州人刻苦耐勞的性格。暑假見到有工廠請暑期工,於是去做,每日把彈弓壓在機械人玩具入面,做到手指流晒血,十五蚊一個鐘,「放工隻手不停震,流晒血,點包膠布都無用, 我媽仲問我『你聽日仲返唔返』,我話返,又包膠布。你同同學睇戲,食雞脾飲紅豆冰都要錢。」他最愛睇周星馳,「西片咁有文化唔啱我。」

中四中五暑假,他去證券行基裕做交收員,替客送股票,「證券行暑假請好多人,我哥哥做過,當時無中央結算,實貨交收,我拎住股票,由中環的公司跑去金鐘,再由中環跑到上環,我人生對股票的認識就在這裏開始。」

人哋交收員搭電車送股票,他就行路,「送50份股票,兩個鐘就返,我同公司伯伯講,我行路仲快過坐電車,我真係行,好似拍戲咁。返到公司,見到有股票年鑑,認識到長江實業的股票發行量、主要業務係地產,好有興趣,不停去睇,「我當時有個抉擇,考完會考,係咪會升學呢?係可以嘅,但當時家境仲未改善,哥哥準備入大學,細佬仲好細,咁啱我又有機會可以入去證券行做,兩者取捨,我同阿媽阿爸講,不如出來社會試吓,佢話你行出社會,唔好又話返轉頭讀書,係不歸路。」

他做的第一間證券行是景福,一做就是9年,2003年轉去恒豐,做了7年,直至2010年加入耀才,這條路從未改過。「阿爸又送我一句,做任何事,千祈唔好怕蝕底。你怕蝕底,永遠不會成功。老闆唔走你唔好走,老闆未返你要返到。」

「阿爸對我影響好大,我喺18歲踏出社會做事,到今時今日,一日病假無攞過,一日遲到無試過,一日早退未試過,這是我應承父母踏出社會的使命,我唔可以hea,要做好每日做人的本份。」

貪勝不知輸

一路走來,別人表面上看Edmond一帆風順,但他曾在股市上損手,遇過很大的挫折,「97年我貪勝不知輸,跟人地投資,當時六千蚊人工,但最高峰時贏咗20萬,嗰時真係隻隻股都得,但輸錢皆因贏錢起,20萬突然間變了15萬,我諗住追番個20萬就收手,點知15萬得番10萬,諗住去番15萬就收手,但97年之後個市不斷咁落,輸晒。」

「有冇人咁理智割蓆離場,無呀,再搏,諗住贏五萬就走,或者賺到500蚊一日我都算數,但個市不斷咁向下,初時唔敢同家人講。」

之後10年,Edmond繼續不停炒賣,上上落落,「去到2008年,我欠下40多萬,唔係多,但當時我第一個小朋友出世,個如意算盤打唔響,戶口剩番少少,養到自己,養唔到人,覺得無彎轉。」

除了欠債,他還遇到親人離世雙重打擊,「2008年7月25日,我好記得,我阿爸打來,話舅父自殺死咗,當時我返緊工睇緊電視。他是一個督察,不堪工作壓力開槍射死自己,人生無常。」

外甥多似舅,自細兩人就好好感情,舅父離世對Edmond影響好大,加上欠債未還,恍如走投無路,生無可戀,「我在旺角街頭行,同自己講,如果舅父上咗靈位,我就陪你,突然間會想方法跳海、跳樓,諗好多衰嘢。」

「突然間,阿媽打來,話我知你好唔開心,叫我唔好諗埋啲衰嘢,你舅父走咗,我唔可以冇咗個仔。嗰刻好似突然間心靈相通,跟住當晚我向阿媽和盤托出欠債既事,她就把嫁妝金器全部溶晒,幫我填了筆債。自此之後,我覺得人生真係要有責任,不可以一死了之。從個日起,真的不敢再去投機,孖展唔敢借,乜都唔敢掂。」

「如果我無接到呢個電話,如果我認為炒賣永遠都可以還到的,到今時今日,2019年的Edmond,未必接受到你訪問,可能繼續賭徒生涯,直至被人淘汰。」他感謝父母及妻子一直以來的支持,「做人要有孝道,我有今時今日,葉生(葉茂林)係啟蒙老師,但唔可以唔多謝家人。」

睇好IPO浪潮

問他現時投資心得,他說:「我因為太多經歷,所以不會進取,不會經常作出投資決定,我會做分析,跌到某啲位會試下,但都是短線炒賣,搵少少已經好開心。我自己有份正職,喺金融市場搵到的錢是extra bonus,錦上添花。」

Edmond屬穩陣派,不投資磚頭,物業只用來自住,「我個人好怕供款,我有自住既家庭物業,升到一千萬又好,兩千、三千萬又好,關我咩事?你都要住,唔通賣咗瞓街?額外再買多一個,我好想,但我好黑仔,一踩落去就冧。不熟不做,好多方面可以投資,未必是磚頭。」

但他看好每一個浪的IPO熱潮,「97前睇既股份好簡單,可能係匯豐、太古A等英資色彩濃厚的股份,甚至係長江。回歸之後,中資一定係慢慢冒起,當年每次內銀股IPO,我都有叫客去認購.。喺IPO市場,一定有可為,要食住個勢,好似去年眾安保險上市,三馬(騰訊馬化騰、阿里巴巴馬雲、平安保險馬明哲)澎澎聲來。每一個浪,IPO都得既,97年就紅籌,2000年就科網,有人攞住碌大節瓜出來,話研發呢個掂硬,但生物科技潮流好快,你要識得收放。」

他認為投資切忌貪心,「你唔貪心係搵到錢,去年閱文55元上市,記得嗰日我喺分行做緊訪問,有客揸到80多元問我沽唔沽,我話賺咗30元走啦,後來上到110元,當然有人匿係枱底鬧:都話唔走啦。」

客人的心情,他很明白諒解,但有另一番領悟:「我成日形容買股票同IPO好似搭巴士,每人落車站都唔同,有啲人好鍾意坐到總站,有啲人會中途落車,視乎個站係咪啱你,每個人定位都唔同,始終要量力而為,做足功課。只要保持住宗旨,放咗就唔好回頭望,唔好再理。」

撰文:黎明輝

攝影:梁正平

編撰:黎雅婷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