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拿大直擊 讓SEN學童正常上學 考入專上學院|趙麗如
  • 2018-10-25    

 

自閉症全球的個案愈來愈多,作為母親,不能忽視。到底媽媽怎樣知道孩子是否患有自閉症?子女如果被確診後又可以怎樣?我認識七個本地媽媽,孩子都先後被確診患上自閉症。不久前,我帶子女到加拿大旅遊,又結識了另外兩位自閉症孩子的母親。其中一位媽媽許王少嫻,人人稱她Sue Co。Sue提醒家長:「如果你的小朋友已經一歲半,無眼神接觸、 不懂說話、 無聲; 當你給他玩具時,他只顧望著玩具,而不望你的話,立刻帶他求醫。」

Sue的兒子現年24歲,在加拿大出生時,一家充滿喜悅,怎料他卻一直不說話,Sue待兒子5歲才帶他求醫。「我的兒子5歲了,除了哭及發脾氣,一點聲音也沒有發過,他也未曾叫過我一聲『媽媽』!」Sue回憶。「沒有一個家長會承認自己的子女有問題,所以那時我可能有多少懷疑,但似乎是盡辦法不去想,加上又不懂,社會上也不多資源協助,結果拖延到兒子5歲,他語言發展最好的那五年平白浪費。到現在,他說一句完整句子時,也有點費勁。」Sue 說越早帶子女求醫效果越好。為了教懂兒子耕種謀生,她舉家搬進農莊,兒子亦學會了把自家種的農作物拿到市場上去賣。

Sue因為照顧兒子的經歷,決意幫助其他媽媽及自閉症孩子。她在離開多倫多市中心約一小時車程的列治文山市 (Richmond Hill) 附近,開了一所非牟利教育中心,教導大約2歲至20多歲的自閉症學童,透過應用行為分析法 (Applied Behavioral Analysis) 、IBI積極行為互動法 (Intensive Behavioral Intervention) 、VB語言行為(Verbal Behavior) 等多種方法,盡量以一對一或小班改善學童行為及社交,希望最終把他們送回主流學校,和一般學童一起上課。

我透過移民加國多年、曾在香港的無綫電視新聞部任職總編輯的蕭楊文先生,及其妻盧愛玉女士介紹,那天和義務的業餘攝影師,帶備簡單器材,開車到Sue 有份創立的OpenMind Alliance Academy http://www.openmindalliance.ca/centre/index.html )。蕭老總、盧女士和校監王小敏親自迎接。連同Sue,他們四位均是香港移民,又為人父母,份外親切及理解家長心事。

甫到埗,看到一群活潑的孩子在上電影課:為了教自閉症孩子上課專心聽老師說話,特意讓他們在課堂上看廸士尼電影及學習購買爆谷。「上課時,課室內四方八面均傳來很多雜聲,自閉症的小孩可能都不習慣只向前端望,專注聽老師說話,看電影令他們學會集中只望前方,並保持安靜。」Sue說。「又例如購物,他們到超級市場,看到喜歡的東西便拿,拿了隨即打開吃,沒有付款概念,所以我們要教小孩何謂購物,未付錢不可拿走。」「很多特殊學校還只在教授錢銀找贖:如果一樣東西值$2,你拿$5去買,應找回多少?但現實是人們多數使信用卡或電子貨幣,所以除了購買的概念,倒不如也一早教他們閱讀bank statement等。」Sue 補充指教法一定要與時並進,才真正幫得上學童長遠獨立生活。

自閉小孩一般非常好動及活躍,所以中心設有類似跳舞排練室的Gym房,讓他們上體育課時跑跑跳跳,也多對著鏡子了解自己及更容易學習肢體動作等。快6歲的Jason,及快7歲的哥哥Jerry,兩兄弟先後確診患自閉症,這天在鏡面子走來走去玩波。他們由另一個中心轉過來半年,得政府全額資助,一星期五日都來上學,媽媽是由內地移民到加拿大的莊燕清,朋友叫她Abby Zhang。Abby在當地誕下他們後全職照顧。兩兄弟目前在中心學習說話,Jason近半年有明顯進步,Jerry 慢了一點,還多只在喉嚨發聲,Abby就讓Jerry在家中大叫發聲,從來沒有放棄,天天期盼他改變。Abby說帶著兩個自閉症孩子,神圖快要崩潰,眼淚近乎流乾:「是很累,所以說之前我有一段時間快要想瘋掉了,眼淚都是往裡面流,後來想了想,既然是這樣子吧,何不都放鬆點吧? 想開。我也勸朋友, 不要想太多, 我都這樣子,他們也都說我很堅強, 我說沒辦法,不堅強,誰給你堅強?」 Abby說。我看著她陪伴兩個兒子玩波、要求他們穿好鞋子等也花盡力氣,但她仍然面帶笑容,又和我交流孩子濕疹的醫治方法,很樂觀。

Sue的教育中心,目前有大約二十多名,像Jason及Jerry得到加拿大政府全額資助的學童,他們幾乎一星期天天回校全日學習。在這新學年,其中的五人正準備轉回主流學校的普通班。另外,未得政府全額資助的,每周回校幾次,每次約一至兩小時,這類學童也有二十人左右。以一對一個別教授計算,中心一小時收費是 CAD$55,即大約HK$330 。

學童分三班教授,Bridge 1(B1)班教未懂說話的,Jason及Jerry正就讀這班。學懂語言溝通後升上第二班Bridge 2(B2),教學術像讀書、寫字,課程用加拿大主流學校教材。最高一班Bridge 3(B3)第三班,是教準備轉回主流學校普通班的學童。目前最成功的例子是個男生:自13歲到中心學習近七年,去年以一般途徑考入一所大專學院,現就讀二年級,主修旅遊,成績優異。男生不單社交能力不俗,還會展現紳士風度,和女同學們合作做功課時,「捱義氣做埋人地嗰份」,深受同學愛戴,每天開心上學。

我問Sue:「加拿大和香港不同,特殊教育的政策差別很大,香港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俗稱SEN )孩子的家長可以怎樣做?」。她明白兩地不能直接比較,但同時說:「做一個有特殊小孩的家長, 不可以驚,整天在哭也沒有用。要尋找不同的資源,及學懂孩子自閉症的情形為何, 然後定下目標教導孩子,令他天天進步。家長不可以只把孩子放進某一個中心,就不理會。因為你現在教他什麼,將會影響他一生,令他以後生活得比較容易一點。」「我想我的小朋友,和其他人的小朋友也擁有一個快樂的人生。快樂不是什麼也不幹,對他們這群特殊孩子來說,能夠掌握生活技能然後工作,已經十分快樂。」Sue說。

「孩子天生這樣,不是他們的錯,更不是媽媽不好,只是他們生來就是這樣。最好的面對方法,就是接受孩子與別人不一樣,再盡力找方法教導他們掌握生活技能。」Sue續說。

校監王小敏也寄語家長們:「不要害怕,要鼓氣勇氣,用千倍愛心、萬倍的耐性去接受自己的孩子,更不要忽略了他們的語文訓練,以準備他們長大後擁有自學的能力。」

根據香港教育局資料,2010年香港大約有2050名患有自閉症的學生,2014年升至4970名,短短4年間升幅超過1倍。到今年2018,有社福界人士估計,香港可能會有超過10000名有自閉症的學生。我對SEN學童及自閉症等的認識皮毛,自閉症也分成很多不同類別,不能一概而論。本文是希望透過分享Sue及Abby的故事,為需要的家長提供多一點點的資訊及打氣。

祝願孩子們天天進步,擁有一個簡單快樂的人生!

插圖:Hui Madeline

作者:趙麗如,Bonnie,曾任職記者超過十年,現從事傳媒教育,育有一女及一對孖生兒子,感恩當上媽媽,努力享受育兒過程,希望做個充滿正能量的母親。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