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經典・懷念梅艷芳|多圖・梅艷芳張國榮無採排上紅館唱《芳華絕代》
  • 2018-10-09    

 

梅艷芳的所有紅館演唱會,我都有看,留下幾個特別難忘的畫面,縈繞腦間未嘗褪色:1987-88年《百變梅艷芳再展光華演唱會》,第一次頂着「百變」的冠冕,也就是說,梅艷芳已經擺脫徐小鳳的影子,她不但可以做自己,還有權變。

發放身心光芒百丈,所以大家一坐低開會,劉培基已毫不客氣(他幾時有客氣過):「我唔理咁多,今次阿梅要換十一套衫(結果共九套)!」製作總監陳家瑛(Katie)幾乎暈低,成個 rundown得廿五首歌,豈不是唱唔夠三首就要換一次衫?節奏斷斷續續,點可能做到一氣呵成?

演唱會未開十一人墜台

Katie首先想到,要設置一個機關重重的舞台,既讓梅姐有換衫時間走盞,亦能有助帶動氣氛,不過機關算盡,Katie從沒想過無綫會為勁歌總選要求借台,監製楊健恩(景黛音丈夫)前來睇場,想叫 Katie開一開燈,點知個「燈」字都未講完,他已不慎跌落台下!從綵排到出街,前後共有十一位不幸苦主墮台,新聞傳到海外引起注目,有美國業內人士專程訪港,研究這個「跌宕」舞台的底蘊。

梅姐絲毫未被機關難倒,如花蝴蝶穿梭四面揮灑自如──對了,我們都愛用「揮灑自如」以形容梅姐,有後輩曲解為「興之所至」,開騷時不按本子辦事,卻不知他們最敬愛的梅天后,其實是一個依足指引的乖學生,因為舞台經驗豐富的梅姐,深切了解若燈光、效果要做到最好,首要條件是歌手一定要夾啱 timing,所以她不但音準、拍子準、舞步準,走位一樣準,企啱預先調校的位置,自然可以「再展光華」,靚足一百分。

入場前,我抱有很大期望,就看梅姐變出什麼新花款,結果沒有失望,但也不致有太大驚喜,中東妖女裝、胭脂扣式旗袍、火紅探戈裙、烈燄紅唇菠蘿釘均是固有造型的升級或變奏版,談不上重大突破,最令我眼前一亮的,反而是她輕裝上陣,以一身閃亮牛仔裝唱出《夢伴》、《壞女孩》與《放鬆》,梁俊宗的舞蹈編排簡單俐落,梅姐與一班男dancers將四面台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當然,大家都會記得《傷心教堂》那襲黑婚紗,梅姐落足料再灑兩滴淚花,炮製出最煽情的感人場面,搶 fo指數爆晒 watt,導致壓軸的《珍惜再會時》被完全忽略,但因為歌詞有寓意,在2003年成為梅姐在舞台人生的終極一曲。
+5

首創台板吹氣公仔

1990年《百變梅艷芳夏日耀光華演唱會》,唱到《壞女孩》、《妖女》、《烈燄紅唇》與《淑女》組曲,舞台輪流升起四個巨型吹氣公仔,象徵梅姐四個經典獨特造型,第一個感覺湧上心頭:「啲公仔個樣可唔可以靚啲?」但四個高達四十呎的大公仔同時豎立舞台,場面着實很壯觀,亦開日後玩嘢之風,無啦啦整部電梯、摩天輪或飛奔的天馬,演唱會變演嘢會,大灑金錢就是王,有時卻大而無當。

1995年《梅艷芳一個美麗的迴響演唱會》,是她在1986年初踏紅館那個重量級水晶球後,我最愛的演唱會 opening,梅艷芳用 mic-stand敲碎玻璃唱出《夢伴》,非常有型地宣示破繭重生,就算有人不齒她的「食言」,孤身走我路也格外瀟灑自信,同自憐自傷講 bye bye。

經數年休養生息的梅姐,展示 comeback只為熱愛舞台的無比決心,放手一搏下狀態絕佳,各款造型更是靚得高貴,以舊上海、埃及法老王與百老匯歌劇為三大靈感泉源,重新活現陳百強《疾風》是神來之筆,編曲、台風、唱功、造型配合完美,有評論指扮相直接自 1990年 Madonna在 MTV Awards的演出中信手拈來,英雌難免所見略同,反倒《百變梅艷芳告別舞台演唱會》那回才叫東施效顰。

地球上僅此一次演繹《芳華絕代》

1999年《百變梅艷芳演唱會》最被低估,從起名那刻開始已合該有事──都千禧年了,還「百變」?忙於藐嘴藐舌,卻不知梅姐用心良苦,這次的「變」已不再局限於外在,而是音樂編排全面變革,兵後險着的後果是,觀眾無法在前奏響起便先行歡呼,削弱了現場氣氛,事後甚至有部分保守死硬派大感不滿,無法接受金曲被改頭換面,但身在現場的我着實非常享受,《緋聞中的女人》、《Touch》與《壞女孩》組曲型到核爆,唯一有點抗拒的是,encore環節那襲故作性感的太空裝,既毫無美感,梅姐亦何需製造這類假透視去搶版面呢?


02年《With》是香港罕有兼且出色之極的合唱專輯,同期展開《梅艷芳極夢幻演唱會》,最夢幻首推張國榮粉墨登場,地球上僅此一次與梅姐現身合體演繹《芳華絕代》,我記得燈一亮起,看到哥哥擺出半跪姿態,整個紅館被搖撼得像要塌下來,顛倒眾生、吹灰不費,背後的真相是,哥哥被胃液倒流一直纏繞着,當晚更胃痛發作,梅姐的身體也響起警號,瘦得沒半點多餘脂肪,大家不知道這一幕根本沒有綵排,也沒有留意到,這一晚梅姐看來格外激動,尤其當哥哥在說:「我知道你未來仲有好多演唱會要做,希望都好似今晚咁好反應……」梅姐即抿着唇,勉力想忍住淚水,可能是出於哥哥的兩脇插刀,亦可能是一切早已有預感……

03年絕唱,我看的是最後一場,太多畫面、太多感觸,但真的不願記起,想到歸去但已晚,我懷念,懷念往年。
+6

撰文:張勤

鳴謝:ahho hov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