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經典・懷念梅艷芳|《胭脂扣》兩度易男角 梅艷芳拉張國榮執三灘圓傳奇
  • 2018-10-09    

 

一齣電影的成功,絕對需要群策群力,但也有極少數的例子,全憑一個人的天賦、才情,令電影發光發熱,他(她)就是光影裏的靈魂與生命。

梅艷芳,正是成就了《胭脂扣》。莫論當中湧現過難產危機、集體跳船,以至被質疑商業元素不足,梅姐由始至終死守,就像如花對十二少的堅貞,矢志不渝。

易角不斷 劉德華鍾楚紅鄭少秋辭演

憑藉錯摸的緣份,她深慶得人,等到關錦鵬。在梁李少霞的引薦下,阿關加盟威禾,伏筆是陳自強愛上李碧華另一本著作《霸王別姬》,想請阿關來操刀改編,順道替成龍突破動作片框框,虞姬則想請張國榮落場,本也是個有噱頭的嶄新配搭,可惜好事多磨,成龍思前想後,終不敢沾手霸王,哥哥亦未有心理準備,去挑戰當時社會對同志角色的道德包袱,劇本輾轉落入徐楓手上,她勇往直前,數年後理想實現。

一波已平、一波再起。《胭脂扣》劇本遲遲未獲各方滿意,導演唐基明首先撤出,鄭少秋因沈殿霞懷孕辭演十二少,原擬演永定與楚娟的劉德華與鍾楚紅又雙雙離組,只剩下梅姐一個不願放棄;威禾請阿關接手,他引入邱剛健重寫劇本,《投奔怒海》、《地下情》等珠玉在前,李碧華再沒異議,小說與第一稿劇本皆以如花往永定任職的華僑日報登廣告作開場,邱剛健作大幅改動,變成由三十年代如花於倚紅樓初遇十二少揭開序幕。

梅姐賣帳新藝城換哥哥片約

劇本漸有眉目,角色人選還需重新籌謀,阿關一度相中吳啟華演十二少,將要敲定之際,梅姐主動接觸阿關,提出另一個近乎不可能的建議──想請張國榮來演!何謂「不可能」呢?《胭脂扣》是嘉禾(威禾是嘉禾的衛星公司)的戲,哥哥卻隸屬新藝城,怎能為敵對陣營埋位?為爭取哥哥,梅姐一方面向嘉禾老闆之一、契爺何冠昌落足嘴頭,那邊廂則與哥哥夾好,由他出馬與新藝城講數,出師有名,梅姐更讓哥哥有籌碼在手──主動提出可替新藝城演一齣《開心勿語》,如此哥哥來演《胭脂扣》,便是一比一打成平手!

所以說,梅姐是《胭脂扣》的靈魂,不光說她演如花出神入化,而是為齣戲可以去到盡,少了她那一團火,《胭脂扣》根本不會得到張國榮,更遑論他演十二少有多精采!

確實是傾注心力亦期待已久,當梅姐消化過阿關所準備的一堆資料後,一時間有點迷失方向,與萬梓良(永定)初拍對手戲,她非常着力去摹倣三十年代的女人姿態、舉止,阿關坦白表明過猶不及,面對批評,梅姐不但照單全收,更迅速作自我調整,補戲時不用故弄玄虛,已能自然流露如花美態,加上有哥哥這個好對手,梅姐入戲更無後顧之憂,拍第一場親熱戲,他倆在牀上共享鴉片煙,十二少愛撫如花胸部,逼真自然,這正好彰顯梅姐的聰慧,她明知哥哥不但能演活十二少,更會令自己演得安心與加分,從而交出水乳交融的最高水準,一切一切,皆在她的掌控之內。

梅姐奪金馬避成龍作亂

梅姐目標非常明確,望憑《胭脂扣》染指獎項,本分盡了、際遇難料,就在報名台灣金馬獎未幾,出現一個重大暗湧──老闆兼監製成龍,他看初版看到瞌眼瞓,下令不但要重新剪片,更欲補拍及加入特技,像如花出現要增加鬼魅效果,最好再施展法術令人目瞪口呆!

試想,本是文藝風的《胭脂扣》,驟變《回魂夜》或《陰陽路》,會是何等的三不像?

不動聲色,剪接秘密進行中,阿關本被蒙在鼓裏,但也許如花顯靈,阿關一個無綫藝訓班舊同學,剛巧任職寶禾(嘉禾旗下另一間衛星公司),他忍不住通風報訊,阿關大驚之下,即偕李碧華殺上嘉禾,闖入剪接室,果見成龍坐在外面,張耀宗與鄧景生也有所行動,阿關邊哭邊喝止,再找陳自強理論,為保導演尊嚴落下狠語:「你們只要補一格菲林,請拿走我的名字,我不會認這齣戲!」

阿關所持的理據是,《胭脂扣》的劇本早已呈上,並沒有任何見鬼的特效場面,成龍從無異議與過問,拍完卻忽然態度大逆轉,他完成接受不了!

獎項絕不是虛銜,有時候是一道救命符──金馬獎公布提名,《胭脂扣》入圍六項大獎,最終攻下最佳女主角、最佳攝影及最佳美術設計,台灣乘勢上畫賣座理想,香港也無修剪與補戲之理了。

如花是隻新魂野鬼,來到陌生的現代世界,石塘咀物是人非,不安與無助籠罩之下,讓她無所畏懼的是,誓必找出十二少,就是重返人間的唯一目標,尋愛過程中要惹人同情、憐惜,梅姐的演出確是一絕,近年有人動議重拍《胭脂扣》,阿關一錘定音:「你替我找回梅艷芳,再說吧。」

延續,不容易。

撰文:張勤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