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典家傭綁兄妹】勾結港男友勒索150萬元 調查督察:發現一條女童浮屍......(足本版)
  • 2018-08-26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一個泰傭獲僱主信賴,受孩子喜愛,卻因誤交爛賭男友,合謀綁架照料逾一年的一對小主人。綁匪精心部署,卻逃不過探員的「法眼」。

退休大探,時任西九龍重案組高級督察郭慶祥,在今集【重案解密】之【泰傭綁架少主案】,會講述他如何憑一張馬會現金券上的指模,查出綁匪身份,成功救出肉參。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日,晚上八時許,美孚新邨某寓所傳來陣陣電話鈴聲。

「你一對仔女喺我手上,準備一百五十萬元,入落兩個戶口度,唔好報警呀,唔係等收屍啦!」男綁匪說完,隨即掛上電話,朱氏夫婦的惡夢,卻不過剛剛開始。

朱氏夫婦在長沙灣道有兩間成衣店,十一歲兒子、八歲女兒在店附近的深水埗福榮街官立小學唸下午校,家境不過小康,怎會惹來綁匪打主意?

投鼠忌器,朱氏不敢報警,經討價還價後,以七十萬元付款,分別存入綁匪指定的兩個銀行戶口,他們以為,對方會立即放人,但過了數天,子女還是音訊全無,朱氏夫婦於是透過一名當探長的朋友報警。

西九龍重案組探員立即展開調查。

郭Sir當時有份參與調查這宗綁架案,他解釋,很多綁架案都是熟人所為,所以探員往往會先了解事主身邊人的背景和最近活動。

「通常我們會循幾個方面了解事主的經濟狀況,例如,最近有沒有欠債或借錢,有沒有跟人有生意糾紛,或者最近身邊的人有否財政問題等。」

探員很快就查到銀行賬戶持有人,但他堅稱被人冒認身份開戶口,與案無關。

探員不動聲色監察下去,終於發現異動。

有人會通過提款機,每日在兩個戶口共提取約十多萬元現金,再購買大額馬會現金券(同樣是冒認身份開戶),然後作小額投注,再提取現金券及投注額的差額,以套取現金。

「疑犯買五萬元現金卷,再用五萬元現金卷買一百蚊馬仔,這樣就能套現到四萬九千九百元了。」

綁匪雖然狡滑,以為透過迂迴的交收贖金方式,就能逍遙法外,但郭Sir查過不少綁票案,一見就洞悉他的詭計。

「他需要時間提取所有贖款,所以遲遲不放肉參。」

這一著棋,倒給機會重案組探員buy time,地氈式搜索各種蛛絲馬跡。

探員返回肉參就讀的小學一帶進行問卷調查,有驚人發現。

有學生家長表示,案發日,曾見被綁架的小兄妹的前任泰傭Srithamphong Sinporn「阿紅」(二十九歲)與一名男子出現,並帶同該對小兄妹離去。

雖然阿紅有極大嫌疑,但她已離職,探員不知道她和同行男子的背景和地址。

由於綁匪會到馬會櫃位兌換現金,因此,現金券成了一個很重要的線索。

郭Sir一方面請馬會留意戶口,一有人提取現金就通知他,另一方面,亦提出檢查現金券上的指模。

「當時指紋組的同事很合作,連夜開工,結果在現金卷上套取到指模,由於疑犯有案底,所以確定到他的身份。」

經調查後,疑犯叫林雄漢(五十一歲),是一名小混混,有時任職電影臨記,爛賭成性,欠下周身街數,卻瞞著妻兒,與阿紅鬼混。

林雄漢,你在哪裡?

綁架案最大的敵人是時間,遲一分鐘破案,肉參就多一分危險。

事有湊巧,香港區發現一條女童浮屍,年齡跟女肉參差不多,郭Sir收到消息時,大嚇一跳,「晴天霹靂,心想今次死喇,說不定綁匪殺人滅口,就算拉到人也沒有用,一時慌亂,自椅上跌倒地。」

「成功救出肉參,確保安全,這是綁架案,唯一,唯一要考慮的事。拘捕到綁匪與否,只是次要,拘捕不到,可以等下次。」

虛驚一場後,情報組帶來好消息。

「那位總督察真的很能幹,想到調查林雄漢車輛登記記錄,果然查到他新近買了一輛紅色平治。」

這位細心機警的新晉總督察,就是後來扶搖直上,現任警務處刑事及保安處處長李志恒。

重案組將此項重要線報,第一時間通知狗仔隊。而狗仔隊在不足一小時,在旺角發現到這輛紅色平治。

凡涉及綁架案,刑事情報科(CIB)及其狗仔隊必傾巢而出,搜集及分析情報,跟蹤可疑目標。

林雄漢駕著這輛紅色平治,一副氣高趾揚的模樣,絲毫沒有發覺已墮入警方的布袋中。

「一直跟蹤他到屯門,目睹他提款,但因為不知道肉參在哪裡,狗仔隊仍然按兵不動。」

狗仔隊一直緊緊咬著他,去到元朗南坑村一個村屋,看著他開門,確定肉參在內,探員才破門入內,成功救出兩名小肉參。

郭Sir記得,男童足腳都被綁住,撕開嘴上的膠布,嘴四周的皮膚都變白了,他第一句話,狠狠地說「我要報仇!」。

探員並未被男童的說話惹笑,「當時我們仍然很緊張,就算成功找到人質,也要確保他生存,於是第一時間送他入院驗傷。」

雖然沒有大礙,但男童的嘴部因長期被哥羅芳蒙住,皮膚受到化學物質侵蝕,「成了永遠的傷痕,醫生也治不好。」

阿紅被捕後,轉做污點證人,指證男友林雄漢,供出全部案情。

欠下一身賭債的林雄漢,知道女友與舊僱主仍不時聯絡,心生一計,精心部署這場綁架案。

首先,他將自己的一部日本車賣給朋友,藉此騙取他的身份證,然後在銀行和馬會開了戶口。

之後,他說服女友合謀綁架,以「麥當勞」及玩具誘拐綁架前僱主兩名年幼子女到元朗一祥降圍村一石屋,訛稱其母親已批准不用回家,實行禁錮。期間,兩事主可在屋內看電視,但不准致電回家,夜間則被綁起,又曾遭掌摑,兄長更被人用染有哥羅芳的毛巾封口,致嘴部潰爛,不能進食,由於長期綑綁,腳部有腫脹及流血。

林雄漢將贖金入到他冒認朋友所開的兩個銀行戶口,然後從銀行戶口取款,購買馬會現金券套現,匪徒用此方法每日約取得十四萬元,及將多日來提到的贖金,其中四十萬元轉作馬會現金券,套現現金後,再租下南坑村一個村屋單位,作為新的藏參處。

但百密一疏,於十二月十七日在馬會櫃位套現現金時,在現金券遺下指模,露出身份,由於他曾有案底,很快就被起出底細,令探員得以順藤摸瓜,查到他新買的紅色平治,跟到其行蹤,最後起出其藏參處,救回肉參。

林雄漢被捕後,警方發現涉案兩個銀行戶口只剩下十四萬八千元,另外警方又在元朗的藏參處撿獲八萬八千元現金。

林雄漢被控兩項綁架及一項施用有害物質罪,指其於九七年十二月十日至十七日,非法禁錮年齡為十一歲及八歲的兩名兄妹,勒索贖金。

但林否認控罪,辯稱案發單位由他租下,用來與女被告偷情,但女被告另有情夫「辣椒」,禁錮兩兄妹的人是「辣椒」,他們認錯人。

但高院法官並不相信他的證供,裁定他綁架勒索等罪名成立,又訓斥他身為案中主腦兼毫無悔意,重判他入獄十四年。

至於被告的泰籍女友「阿紅」,由於在開審時承認綁架小兄妹罪名,又轉任控方證人頂證男友,獲法官大幅減刑,判囚五年半。

「上天是不容欺騙,後來男被告上訴,但法官否決了,認為他的刑期一天也沒有多,幾乎要加監呢。」

撰文:蕭瑩盈

攝錄:田俊、王晴

更多重案解密故事:

【新移民鎚殺父母】難融入社會崩潰犯血案 調查督察:佢其實好單純(足本版)

https://bit.ly/2nLMPoT

【經典淫教●青龍教秘中秘】億萬富婆為賣淫集團煮飯 高級督察揭她是誰......

http://bit.ly/2QvFrun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