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角咀紙盒藏屍案(3)】死者父親咬定警察係真兇!點解?大探絶密檔案公開(足本版)
  • 2018-08-05    

 

退休重案大探郭慶祥在壹仔節目【重案解密】,一連四集親述「大角咀紙盒藏屍案」的絶密內幕。



九九年六月,郭慶祥時任西九龍總區重案組高級督察,有一日他接到下屬匯報,大角咀一名黑幫青年被殺,棄屍海邊山坡。



兇徒身份、棄屍地點,全部不明。



天惘恢恢,誰想到兇徒會「鬼上身」,自行供出殺人暴行和棄屍地點。



死者是二十二歲保安員陳荔港(又名阿港),他有輕度弱智,跟六名兇徒是朋友關係,即首被告張煒倫(二十四歲)、第二被告何國良(二十三歲)、第三被告黃圻才(二十歲)、第四被告Morales Antonio-Jacinto 又名Tony(二十五歲)、第五被告陳柏賢(二十二歲)和第六被告朱錦康(二十四歲)。



他們分別有黑社會「和勝和」及「14K」背景,經常聚在兇案現場大角咀角祥街十四號海興大廈一個單位打躉。



阿港是弱智人士,反應較遲鈍,一向是眾人的人肉沙包。



但他自少就沒有朋友,慣了受欺凌,哪怕天天做出氣袋,也要跟著這班損友。



「沒有人禁錮死者,他可以隨時離開,但他就是要近著這班人。」郭Sir嘆道。



法醫剧扒(行內術語,意思是解剖屍體)後,發現死者全身有百多個細孔。



根據各被告與警方會面的錄影帶,死者陳荔港於一九九九年年三月開始認「和勝和」Tony為「大佬」,但阿港經常撩事鬥非,「撻朵」問人借錢,惹事後會將Tony「擺上枱」,Tony於是踢阿港出會。



案發前,Tony曾約阿港到西洋菜街百寶利大廈成人商店「同志會」見面,索取「出會費」一萬零八元,期間「14K」的阿和吩咐「細佬」陳柏賢(第五被告伍伯)收阿港做「細佬」。



但阿港一口拒絶,「我一世都要跟住Tony」,結果遭眾人毆打。



阿港後來按Tony指示,在同志會工作還「出會費」,但上班一天後,Tony改變主意,稱阿港若能打贏其「細佬」阿康(第六被告),便不需付「出會費」。



二人於是到豉油街福泰樓天台打鬥,未幾,阿港又遭圍毆。



六月十三日,眾人將阿港帶到角祥街私竇。



六名兇徒承認在四天內,使出七大酷刑,輪流毒打死者,包括拳打腳踢,用鐵枝、水喉管、鐵鎚等物毆打,又向死者噴殺蟲水,以電油淋潑臀部,點火焚燒,最後更當他人肉槍靶,用BB彈氣槍,向死者全身掃射,令他中一百五十多槍。



阿港頭部、背部和四肢都受重創,最後傷重身亡。



第二被告何國良(阿良)在阿港彌留時,曾替他急救,但無效,第三被告黃圻才(阿才)驚惶失措,竟然自創心肺復甦法,將電線放在受害人肚部,然後插上電源,希望通過電擊,令阿港死而復生。



阿港沒有翻生,房間卻跳掣停電。



大伙兒六神無主,伍伯提出,為死者做一個簡單而隆重的超渡儀式。



伍伯向屍首唸佛經,其他人照辦煮碗,又燒了一些金銀衣紙。



「阿港,安息啦,我哋唔係想攞你命㗎...生死有命,富貴由天,你有靈有性嘅話,記得保佑我哋揚名立萬,飛黃騰達,到時我哋再燒多啲金銀衣紙...」



阿良、阿倫和阿才留在單位看守屍體,其他人離開。



鬧了一整晚,各人都倦極入睡,突然間,阿良和阿才驚醒,見阿倫雖然睡覺,卻身體繃緊,口震震,非常詭異。



「一定係鬼上身。」兩人異口同聲說,一邊大力拍打阿倫,一邊大喊:「阿港,唔好搞咁多嘢!」



阿倫緩緩醒來,一臉茫然。



「有鬼呀!!!」阿良和阿才拼命叫喊,也不能壓下驚恐。



三人不敢再睡,急召其他人回巢,商討對策,最後決定用牀單、黑膠袋、冷氣機紙箱包裹屍體,用手推車運送到深旺道與海輝道海邊山坡棄置。



人證、物證俱在,但死者父親卻一口咬定,陳荔港是被警察毆斃。



案發前三、四天,死者因協助同門追債,被西九龍重案組另一隊探員拘捕帶署。



「探員曾經上屋企拘捕他,一定是警察打死兒子,他父親非常堅持。」郭Sir說。



五十多歲的爸爸反應激烈,除了因為白頭人送黑頭人,更大原因是拒絶接受自己的失敗。



待續【大角咀紙盒藏屍 3/4】



撰文:蕭瑩盈

攝影:田俊、王晴



相關連結:

【大角咀紙盒藏屍案(1)】燒街衣揭發命案 大探親述鬼上身內幕(足本版)

https://bit.ly/2n9SiW8



【大角咀紙盒藏屍案(2)】破案點解冇職升?識人好過識字?大探兇案現場爆內幕(足本版)

https://bit.ly/2LRH33h



【大角咀紙盒藏屍案(4)】七大酷刑 家法伺候 案件主管分析朋黨心理(足本版)

http://bit.ly/2AIU4a6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