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耀忠被挑機】3成員掉轉槍頭反大佬 要求對話 :唔出糧就該譴責
  • 2018-05-25    

 

五月一日勞動節,多個勞工團體先後發起遊行,爭取勞工權益,街工當天上午在遮打花園集會時,轄下「勞工組」三名成員突然掉轉槍頭,指控街工將不再支薪是變相解僱,要求與會內「大佬」,副主席兼執委梁耀忠就事件對話。

平日為打工仔請命的勞工團體,竟然出現勞工爭拗,耐人尋味且成為近日工運、社運圈子中熱話。作為事件風眼的「勞工組」三名成員譚亮英、王曉君及黎治甫較早前接受訪問,力斥梁耀忠在事件中一意孤行,拒絕溝通,「變相解僱」有衝着他們而來的意味。

街工勞工組,雖名義上是「街工」一部分,可是其辦事處並不在其「老巢」荃灣或葵青,反而自去年起「分家」,於旺角工廈分租其他勞工團體一個大約只得六十至八十呎,劏房大小的辦公室,房內放滿各式各樣文宣品、示威道具等,成為「勞工組」基地。

在街工工作逾十五年的譚亮英,先向記者道出事件「來龍去脈」:他三月上旬從其他街工執委得悉,梁耀忠有意解散勞工組,並將慳得資源用於選舉,勞工組此後嘗試接觸梁討論勞工組去留,但不得要領,更指梁在四月中一次他們有份列席執委會會議中缺席,反而去附近主持居民老鼠患關注會,質疑他無意商討問題。

直至四月二十七日,譚亮英方在街工會議上,得知他們五月後或不再獲得支薪,但並非解僱他們,「嗰晚梁耀忠亦都好清楚講,話五月三十一日之後,承擔唔到我哋嘅工資,但係呢個唔係解僱,唔係遣散,都係嗰啲,如果有會員籌到錢,咪可以留低囉。」

當真財困?
財政問題,正正就是勞工組對事件提出的第一個大疑問。據譚亮英透露,他們均以梁耀忠立法會議員辦事處職員名義支薪,各人月薪一萬五千至一萬九千不等,該筆款項來自立法會秘書處提供的議員辦事處運作經費,理應不會「財困」。

「究竟係基於一個咩嘢嘅原因,導致明明本身立法會係好準時定期咁俾佢claim錢,而變成佢突然之間就話唯獨是呢三個人,我唔再出糧喇,其實呢個問題係一直都未解決嘅。」王曉君補充道。

「勞工組」事件自五一遊行後不斷發酵,網上隨後有聲稱是街工內部會議的錄音曝光,當中疑似梁耀忠者提議「你哋鍾意可以返嚟做義工」,此番「義工論」一出令人譁然。記者向「三人組」播放有關聲帶求證,證實該段錄音是四月三十日街工執委會會議中,梁耀忠部分發言。但王曉君認為此番話無助於澄清讓勞工組「做義工」指控:「其實我哋有啲朋友聽完就會覺得,咁你咪即係解僱囉。」

同時王曉君認為梁耀忠處理勞工組問題時,擺出「不支薪、不解僱」態度,是一番「語言偽術」,實際上此舉無異於解僱,因為不解僱但不支薪乃屬欠薪;長期欠薪亦無異於「變相解僱」。

「所以其實佢呢一種唔講到明解僱你,但係其實就用行動去解僱你。」

針對個人?
在言談間,三人不約而同稱事件有針對意味。譚亮英認為資源問題只是「煙幕」,街工不會「真欠薪」,問題關鍵在於梁耀忠態度:「反而究竟其實梁耀忠仲想唔想請我哋啫?」

王曉君則質疑,倘若街工財困,何以只針對勞工組三人而不設法共渡難關:「就係點解係推呢三個人出嚟先,同埋你推呢三個人出嚟,就要啲會員去籌錢保留個勞工組,咁籌唔夠錢又點辦呢?」

黎治甫亦感到梁耀忠解決街工財困方案,就是向勞工組「開刀」:「總之狀況就係而家唔夠錢,我就一定要透過削減人手,仲要指定解僱勞工組呢三個人。」

「呢方面會令人好懷疑,你到底其實係想解決個問題,定係你想解決嗰三個人呢?」

拒絕對話?
再者,勞工組亦指控梁耀忠拒絕就事件直接對話。王曉君憶起四月中旬有一次梁耀忠碰頭時,對方拒絕討論情景,仿如一六年立法會「主持事件」中逃避:「因為我係當事人,我只係想問番你,究竟係點嘅一回事,但係佢都係完全唔回應咁樣走咗,係一種好無承擔嘅感覺。」

譚亮英直言,自得悉事件兩個月以來,梁耀忠沒有與勞工組商討過:「我哋真係有要求過見佢,但去到而家佢都無回覆我哋。」他又透露,目前勞工組事件已交由街工內部的專責小組處理,但小組成員並不包括梁耀忠,「而家變咗直接講,就係將個責任推咗俾一個專責小組,由個專責小組去處理。」

到訪問的尾段,記者問到時常拉起「工人唔係話炒就炒」橫額,向無良僱主抗議,為打工仔出頭的勞工組三人,將來會否拉起此橫額向梁耀忠抗議?王曉君直言內心糾結,譚亮英明言「點解唔會呢?」

「當啲勞工團體如果做嘢同無良僱主一樣嘅話,更加應該譴責,更加應該鬧。」譚亮英說道。

撰文:忻肇康
攝影:鄭樹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