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廉署兵變》十二小時兵變內幕 廉署晒冷撼白韞六
  • 2016-08-03    

 

廉署一姐李寶蘭上月中被變相降職憤而劈炮後,一股突襲香港核心價值的強烈風暴愈吹愈烈,上週五廉署更掛起十號風球,四十二年反貪金漆招牌被吹得搖搖欲墜。

當日,代替李寶蘭署任執行處首長的丘樹春,由早上九時向執行處同袍講述工作大計,誓重振廉署威望,至下午與廉政專員白韞六會面後請辭獲批;再由同袍集體挽留,至晚上八時五十九分廉署發出新聞稿,宣布丘樹春收回成命,過程曲折離奇。

本刊接觸多名得悉內情的現任及前任執行處人員,重組上週五朝九晚九的十二小時內廉署總部情況。其中執行處一眾精英獲悉丘樹春辭職後,決定將錯就錯、借力打力,最終化被動為主動,賺得一段重整旗鼓的時間,暫時喝停政治惡勢力再度粗暴干預反貪工作。

白韞六已成為部門公敵,廉署眾人上下一心,誓要把這個以長官意志破壞廉署傳統、干預部門調查工作及人事安排的「千古罪人」拉下馬。

本週一,大批記者聚集在北角渣華道廉署總部樓下,追訪廉署風暴中的幾名主角。從監警會回巢的朱敏健是最早現身的一人,七時四十五分已駕車返回廉署「老家」,出任執行處處長(私營機構)一職。

朱敏健回巢十八個月

被視為可穩定廉署軍心的朱敏健,據悉任期為十八個月,他以正面態度看待廉署面對的種種危機:「任何機構在不同情況下,一定要面對不同問題,沒機構在建立了地位後便一帆風順。」被執行處人員形容為「好有心亦為大局着想」的朱敏健,受訪十多分鐘朱表現從容,有問必答。

約一小時後,廉政專員白韞六的坐駕返抵廉署,但車輛直駛進入大樓,他未有回應傳媒任何提問。上週五爆發廉署風暴以來,除了拍攝到翌日白韞六現身禮賓府,被指跟梁振英秘會半小時之外,傳媒一直未能從他口中,探問廉署總部上週五發生何事。

說白韞六是廉政風暴的風眼絕不為過。上月中他以李寶蘭「工作表現未達標」為理由,突然取消其為時逾一年的執行處首長署任安排,並以丘樹春取而代之,李寶蘭最終劈炮離場。由於白違反廉署人事程序,其解釋亦未能令人取信,引發廉署內部強烈不滿,公眾亦感嘩然。

李寶蘭被燉涉查特首

一名執行處人員對本刊解釋,跟其他政府部門一般,廉署署任制度分為兩種,一種為行政署任(administrative acting),即上司放假期間,下屬短暫代替其職;另一種為實質署任(substantive acting),即讓人員升職前試行某職務,上級觀察一段時間後,認為對方勝任後,即確認新職:「李寶蘭嘅署任安排明明係substantive acting,即係坐定粒六升職,白韞六強行取消署任,一定有好唔尋常、甚至不可告人嘅秘密。」

廉署其後陸續傳出消息,白韞六的不尋常舉動源自特首梁振英。由於執行處正調查689涉嫌收受UGL五千萬元案件,為了剎停調查工作,以便689實行其連任大計,白韞六遂向執行處施加壓力,李寶蘭不從,最終換來取消署任的代價。

李寶蘭被變相降職而劈炮,丘樹春冷手執個熱煎堆,但執行處內部未見遷怒於他。一名前廉署人員說:「廉署人人都知道丘樹春同李寶蘭都係明日之星……兩人叮噹馬頭,執行處內部對丘樹春上位都好服㗎,覺得好正路,冇問題,但係白韞六用performance issue拉李寶蘭,搞到喊晒咁落馬就好唔滿意。」

據悉,由於丘樹春明白員工情緒,李寶蘭離職初期一直保持低調,以穩住內部局面為首要任務,同時埋首制訂其打貪大計,希望力保廉署金漆招牌。

丘樹春提大計遭否決

靜候了一段日子,丘樹春接掌執行處第廿五日,終於正式起跑。上週五早上九時他主持執行處高層人員「早餐會」,向與會者提出打貪工作大計,更呼籲各人「同心合力頂住」,讓公眾重拾對廉署的信心。消息人士形容,會議氣氛良好,丘樹春努力提振部門士氣,盡量減低李寶蘭離職對執行處的影響,完全沒有任何離職之意。

午膳時段過後,事態卻出現一百八十度轉變。據悉,白韞六曾與丘樹春會面,商討公務。知情人士估計,會面中丘樹春曾向白韞六提及其工作大計,當中或涉執行處調查梁振英收受UGL五千萬元案件,結果雙方不歡而散。會面過後,廉署公布丘提前解約並獲白韞六批准。

兩人會面後不久,廉署六時廿六分發出有關丘樹春離職的第一封聲明,以「廉政專員白韞六宣布……」開首。聲明發出之際,白韞六正與執行處高層人員開會,交代丘樹春提出申請提早解約並獲他批准,並隨即宣布安排余振昌署任執行處首長,以及朱敏健回巢擔任處長(私營機構)的消息。

朱敏健撐查UGL案

據了解,多名人員對白韞六的宣布反應強烈,群情洶湧,除了質疑他再度引發另一名高層離任外,也不滿他未有知會任何同事的情況之下邀請朱敏健回巢,獨行獨斷作風盡現,執行處人員透露:「空降人事安排,執行處完全唔知情,當我哋死嘅,去到首長級同事覺得好冇面。」席間有人對他表達不信任,更直接要求對方下台,同時促請他挽留丘樹春。

晚上九時正,廉署再發表第二封聲明,表示丘樹春收回離職決定,並獲批准。新聞稿稱:「經執行處同事強烈挽留,並考慮到廉署的整體利益,向廉政專員要求撤回提早解約的申請,並獲一直挽留他的廉政專員批准其要求。」聲明中,白韞六的名字再沒出現。

丘樹春提早解約後再留任,廉署內部仍有不少猜測:「丘樹春辭職過程一定經過深思熟慮,但遞信獲白韞六接納,然後兩個半小時後又彈弓手留低,咁有邊個可以令佢收回成命?」

將錯就錯借力打力

政界近日流傳多個版本,試圖解釋丘樹春彈弓手的原因。其中一個說法是「將錯就錯」,執行處同袍認為丘樹春不應請辭,但既然辭職消息已公開,便借力打力,以群眾力量向白韞六施壓,力挽丘留任;另一個更屬陰謀論,由始至終丘向白提出離任,到接受同袍挽留都是一場戲。

政界人士分析稱,兩套說法的結果都是一樣,丘樹春留下繼續領導執行處,雖然他的個人聲譽以至廉署的威信均受損,但經此一役,白韞六不敢貿然再打執行處主意,一眾調查人員賺得一段不短的時間,可以按原定部署進行案件調查工作。正如朱敏健履新時被傳媒問及特首梁振英UGL涉貪案會否得到公正處理,他指一切會以證據事實為依歸,不會因外在情況改變過往的獨立調查,亦不相信廉署的核心價值有改變。

面對「外敵」,執行處人員顯得相當團結。一名曾是李寶蘭下屬、現已離開廉署的人士表示:「李寶蘭做事係好chur,你勤力、肯做嘢佢就會提攜你,根本唔使擦鞋,喺成個執行處,可以講有半個部門都係佢啲𡃁。」

本刊接觸多名現任及前任執行處人員,均對白韞六的所作所為咬牙切齒,即使已離開廉署的也忍不住說:「入得廉署嘅都有一份使命感,對貪污嫉惡如仇。老實講,依家老廉出去私人機構搵工唔愁㗎。」廉署內部正醞釀廢除白韞六武功,免得他的黑手再次伸進執行處,干預調查工作;為了廉署的長治久安,部分人員甚至正想辦法把他踢走。總之,執行處上下已準備跟白韞六正面對撼,不惜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