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娘子游說失敗 列根總統拒撐香港
  • 2016-05-06    

 

美國密密搵線人收風後挑通眼眉,早已經掌握到中、英之間的政治角力,以及一國兩制實行上的問題。因此,華府非常聰明地選擇置身事外,避免站在英國一邊而要為香港前途承擔責任。列根和一眾白宮幕僚,最後回覆「忠實盟友」時,都顯得步步為營,對外表態時更加非常小心用字。

其實,早在戴卓爾夫人去信列根前、即《聲明》草簽前一個月,一九八四年九月初,鐵娘子的部下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官員,已經向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表示,希望美國能夠開腔撐《聲明》。英方甚至主動起草字眼,希望美國人照跟照用,當中包括鐵娘子信中所強調的《聲明》是「internationally binding agreement」(具國際約束力的協議)。

倫敦在游說華府引用其字眼時指出,《聲明》經過英國國會辯論審議、簽署、再由英女皇拍板,強調「具有國際法中的完整法律效力」(will make the Agreement carry the full legal force of International Law)。不過,美國一早已明白,《聲明》能否落實的關鍵在中、英雙方,故由始至終,拒絕公開承認《聲明》的國際約束及法律效力,亦拒絕承諾會對香港提供具體協助。

白宮既然看穿唐寧街借其抬轎的企圖,因此拒絕按倫敦要求,用其起草的字眼,以免孭鑊上身成為歷史罪人。解密檔案中,其中一份美國國務院的文件講到明,美方就《聲明》對外表態所用的字眼要籠統,避免扮演《聲明》的仲裁者或者捍衞者角色,不要擺出力撐姿態、也不要作熱烈肯定,只要「低調地支持」(low-key expressions of support),不站在英國或中國任何一方。文件又指,早在中、英談判香港問題之初,華府已選擇了中立角色,因此不宜在《聲明》簽訂時,為英國造勢。

美表態前先知會北京

結果,美國的全篇聲明,用詞大多屬中性,無任何激烈讚賞或支持的字眼。而且,美國正式對外表態前,先知會了北京。英國亦知悉有關安排,但希望華府不要跟北京協議字眼。白宮的對外聲明,最終在《中英聯合聲明》公布當日,以國務卿舒爾茨的名義發表。

華府的低調令北京偷笑,因北京一直猜疑英、美會聯手,迫使它作出更多妥協。但事實是在整個香港九七問題談判中,英、美兩國都不想「𢱑爛塊面」為香港人搏到盡,得罪當時正處於改革開放起跑線上的中國。

英國雖然未能拉美國落水,但底線是希望美國對香港政策不要變,美商和港商繼續其貿易生意不撤資,美國政府也不改變港人申請美國簽證的手續和程序,這些也是北京所希望見到。

最後,列根回覆鐵娘子的信件,呼應美方聲明的用字,刪去了所有具感情色彩的字眼。白宮檔案揭露,列根在信件草稿中,本來引述中國外交部部長吳學謙,讚揚鐵娘子處理香港前途談判,具有遠見和領袖風範,但此部分後來卻被刪除。

《聲明》發表後,白宮幕僚替列根起草回應記者提問,當中指出,美國的最大關注點,是香港繁榮穩定能夠持續,但附加註腳:「視乎聲明如何落實。」美國當時最關心,是投資的四十億美元貿易金額,故希望《聲明》能夠持續促進美港經濟。

列根當年處理香港問題時,其實也有來自其他共和黨員的壓力,因當時有共和黨人提出,要讓香港人自決前途,但聲音未成氣候,最終未有成為列根的政治炸彈。此外,列根被問到台灣問題時,亦同樣抱冷淡態度、拒絕表態,只說視乎兩岸人民意願,美國希望和平處理。

曾經見證中英談判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說,八四年時,他並未與美國接觸,並不知悉當時美國背後的盤算,「記得《聲明》發表當日,我還說美國和其他國家都好撐香港。」他指,本刊今次取得的解密文件,是他首次聽到的美國取態,「文件給2047的啟示是:年輕人要爭取話事,我認為十分公道。」

 

撰文:盧曼思

資料:鄭詠欣

插圖:劉志誠